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那一年,我們在紐約的聖誕節

“I'm dreaming of a white Christmas, just like the one I used to know.” (白色聖誕 White Christmas)
寫了洛杉磯的聖誕節之後,就一直很想寫篇紐約版本,很多紐約大雪紛飛的聖誕照,當年和先生在紐約念書,整天進出的就是書本和實驗室還有實習的醫院,先生是加州長大的人,加州沒有白色聖誕這回事,最期待的就是看到紐約的聖誕光景。兩個人尋尋覓覓很多最特別最紐約又最有聖誕Fu的地點,就這樣,不知不覺就一起跑了很多地方,看到了紐約美麗浪漫的白色聖誕。把這些珍藏已久的照片,和當時純純的,甜蜜的感動,和你分享美麗的白色紐約聖誕節。(七八年前的相機沒現在的好,也沒有自拍神氣這回事。我把所有照片重新後製過了一遍,但畫質還是跟現在無法相比,)白色聖誕永遠珍藏在記憶裡,因為紐約市景的加持,最浪漫也最令人心動的場景。
來紐約第一站,當然非中央公園莫屬。中央公園我介紹過了很多次,有秋末感恩節遊行夏天中央公園划船春暖花開落櫻繽紛三個不同季節的版本,今天要來介紹的是冬季版—白雪皚皚的中央公園。
當大地都被白雪覆蓋時,有一種寧靜安詳的感覺。彷彿大地只是暫時休息,靜謐地等待著初春的復甦。圖下的愛麗絲銅像之前介紹過,這裡則是被層層白雪覆蓋。
總算太陽出來,但即便如此依然冷得要命。這時候的天氣大約零度左右,真的是凍到不行。我還記得那天愛漂亮,穿著好看卻不防水的靴子,後來襪子濕透,腳趾整個近乎結冰。從那次之後我便學乖,靴子造型其次,防水防滑第一要緊。
中央公園東邊入口的小橋,雖說是被白雪覆蓋,依舊很美。
每年到聖誕節的時候,紐約各大百貨公司紛紛都大肆佈置他們的聖誕櫥窗,通常是沿著第五大道,又或是周邊的街區,有時是為了展示自己的商品,有時純粹是陳述一些聖誕故事。而紐約聖誕節的重頭戲之一,就是去這些櫥窗觀看觀賞這些精細又美輪美奐的佈置。每年的佈置都不一樣,但都非常值得一看。
金色溫暖的聖誕氛圍,配上小顆聖誕樹,讓即便站在冷風艘艘紐約街頭的我們也感到一絲暖意。還有那右邊小男生拿的爆米花讓我覺得好餓呀!
聖誕節就是要家人團圓,這和我們除夕夜要吃年夜飯的道理是一樣的。水晶球音樂盒裡面的一家人帶著禮物準備出訪,精細的畫工焊雕工令人驚艷。
Christmas Caroling—又指聖誕頌歌。一群人在聖誕節前站在街頭歡唱聖誕頌歌已成為許多地方的傳統。
不知為何聖誕節總和滿屋子的玩具有關。
另外一個百貨公司則是放上比較現代化的裝飾,一個名叫 “麥可” (這就相當於台灣任何一個菜市場名吧!) 雪花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跑出一個牙醫的哥哥,還一臉不爽樣的雪花 (是因為牙醫不讓他吃糖嗎?)。
除了櫥窗的展示之外,紐約第五大道的百貨公司裏面也都會特別擺上聖誕裝飾,圖下就是高級精品百貨 Saks 裡面以銀色聖誕主題。
無意間路過的摩根史丹利,又被稱之 “大摩”,實屬財經界的殿堂無誤。依稀也可以看到大廳的聖誕樹。
繼續沿著第五大道走,來到了洛克費勒中心對面的聖派翠克大教堂。這間哥德式的建築,在紐約已經有兩百多年的歷史。此座主教堂也被美國建築師協會評選為 ”美國最喜愛的建築” 之一。 建築材料也是取用紐約州的白色大理石。1976年也被列為國家歷史地標。
走進去主教堂裡面一窺究竟,左右兩邊掛滿了聖誕花圈。每年平安夜也在此舉辦彌撒。嚴肅又莊嚴的氛圍,卻也同時讓你心情平靜下來。
教堂的玫瑰花窗則是由當代的美國藝術家 Charles Connick 所製作,以中古世紀的復古花窗為主題,光線在花窗的折射閃爍,和教堂裡的燈光相互輝映,增添了些許的暖意。
耶穌降生的馬槽布置是教堂的另一個聖誕節裝扮之一,講述著聖誕節的由來— 耶穌基督如何因為愛,降生在破舊馬槽裡面,使的上帝和人類能夠得以重新建立美好的關係。因為造訪的這天還沒到聖誕節,馬槽裡的嬰兒床還是空的,等到聖誕節那一天才會放上代表耶穌的小嬰兒 (紀念耶穌降生)。順帶一提,其實聖經中並沒有特別陳述聖誕節是哪一天,只是用12/25日這天來紀念,至於耶穌降生確切日期,目前許多揣測,卻沒有人確切知道。
教堂裡當然也會點上點點燭光,燭光當然是紐約價格收取,點一個兩美元。
聖誕佳節當然要看一下洛克斐勒大樓前的聖誕樹,洛克斐勒中心通常會在十二月初的時候舉辦點燈儀式,然後當然少不了明星來演唱助陣。至於為什麼會有如此大陣仗的點燈儀式呢?據說美國大蕭條時期,也是正值洛克斐勒中心正在動工興建的時候,許多工人都會在聖誕樹底下等著發薪水。那聖誕樹對他們來說不只是一棵樹,更是在貧苦艱難的一種希望,一線曙光。久而久之,看到聖誕樹亮起,變成紐約人都引頸期待的一件事情,也就演變成現在紐約市的傳統。
除了百貨公司裝置滿分之外,第五大道上的商店每個都卯足全力的打扮,不願錯過聖誕節的商機。這間第五大道上的迪士尼店也是裝扮得五顏六色,目的就是希望吸引大人和小孩的目光。頂著毒蘋果的巫婆異常醒目。
真不愧是迪士尼,讓你感到目不暇給一向是他們的強項。濃厚的聖誕氛圍讓你差點忘了你人在紐約。
走出來第五大道,一陣冷風吹過,此時天色已晚,我們牽著手慢慢地走向地鐵。那星星在傍晚燈光的襯托之下依舊是閃閃發亮。
最後一站,但你看看華爾街的聖誕街景。白天人擠人的華爾街與現在寂靜的街道成為明顯的對比,紐約證卷交易所此時也打滿了聖誕燈。從1790年到現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在美國歷史裡經歷了的各樣的大起大落,已經成為紐約的地標之一。
華爾街版本的聖誕樹,如果想要避開人潮,建議晚上來華爾街探訪,會有截然不同的感觸。看著燈火通明的紐約,即便當時的天氣是零度左右,卻也被這點點燈火,搭配著聖誕氛圍,節慶氣氛給溫暖起來。我還記得當時是我第一次體驗到紐約浪漫美麗的一面,心中的悸動到至今都印象深刻。
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那一年,我們在紐約街頭過的聖誕節。
更多Dr. Phoebe 的文章在 http://drptraveling.blogspot.com
加入Dr. Phoebe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drptraveling
本篇同步發表於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帶著登機箱去歐洲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