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讓美國雞飛狗跳的德州心跳法案

(圖片取自於 US News ) 德州在近日內通過美國史上最保守的心跳法案,嚴格禁止婦女在懷孕六周後進行任何墮胎行為。美國最高法院在五十年前所通過的Roe vs. Wade給予婦女墮胎權利,過去任何反墮胎禁令幾乎都因為這法案被擋掉。德州這回山不轉路轉,不要求政府官員來執行法令,而是邀請全民當賞金獵人,只要舉報後被發現有墮胎行為,不但律師費全包,還額外給予美金$10,000元當犒賞。而且任何人都有權利監督,無論是隔壁鄰居還是計程車司機或是洗髮店老闆,全民通通皆可參加。這項法案在到達最高法院時,由保守派多數的最高法官直接已讀不回,說法案有點複雜不知道怎麼處理就假裝沒看到,順利讓德州法案過關執行,引發全美一陣譁然。
最近的文章

DrP看電影:沒有不接下氣的《尚氣與十環傳奇》

  (圖片取自網路) 趁著美國勞動節長周末,手刀去看漫威最新大片 《尚氣與十環傳奇》 (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 ,回家後才發現不只是我,這個標榜首位亞裔漫威英雄的電影開出燦爛的票房, 光光一個長週末就賺進 9400 萬 ,為疫情爆發以來的最佳電影成績之一。 坦白說,我對於漫威宇宙並沒有特別熱愛,但是我卻被意外的驚艷到了,《尚氣》的好看程度不在《黑豹》以下。即便在電影結束後,還是令我一在地回味。 這是好萊塢近年來難得東西文化融合恰到好處的動作片。

你,信奉工作教嗎?

  「我是個真正工作狂的最佳典範。」(金卡戴珊) 在美國打招呼時,除了彼此問候介紹姓名之外,通常第一個被問到的問題,就是"What do you do?"中文翻譯或許可以說在哪高就?做甚麼職業?但在英文裡,其實字面上的翻譯是, 「 你在做甚麼? 」 通常也會從你的回答,把你歸類為腦中某個刻板印象,然後再延續話題,比如當我說在當牙醫時,很多時候通常就會聽到「我討厭牙醫、 」 「 我最怕看牙、 」 「 聽說牙醫自殺率頗高,是不是真的? 」 等令我哭笑不得的回應。但其實,在美國文化中,職業定義著你的人生,你的工作,而不是你的家庭朋友、休閒娛樂、決定著你現在的人生在做甚麼。美國小孩從小就被教育如何摸索不同的興趣,找出自身的長處和優點,進而知道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事情,長大之後也才能因此而摸索出適合自己的工作。

美國搬家記

打從十三歲開始當小留學生,我和搬家這事兒就結下了相當長久深厚的緣分。最高紀錄,曾經連續三年搬三次家,收東西貼膠帶和裝紙箱的速度越來越快,到後來一看到紙箱都會有種莫名的驚恐感,讓我不由得懷疑自己是不是有PTSD(是也沒有必要這麼誇張)。身為小留學生外加第三文化人,很多時候搭機比搭火車還頻繁,在不同的候機室等待出入,體驗不同地區的新文化都像呼吸般的理所當然,對於搬家所帶來的衝擊,更是有些許的麻木。可是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搬家是件麻煩事,不只是把東西搬走、衣物清空,更多時候是揮別那些已經扎根許久、剪不斷理還亂的離別傷感。C的表妹曾經在年幼時曾因為父母的決定而被迫搬離她捨不得的社交環境,在她人生之中狠狠地劃下一刀,成為她申請大學時的自傳主軸,講述搬家給予她多麼痛的領悟、畢竟這地方曾是她的全部,如何在心碎之餘重新找回自己再次出發,就是她的人生故事。事實證明這招顯然奏效,因為表妹一舉進了柏克萊(!)。

DrP看時事:即將由藍轉紅的加州!?

(圖片取自LA Times) 加州身為全美最多人的州、世界第五大的經濟體、還是民主黨最大的淨土,但是在州長改選的民調上,已經悄悄來到五五波,由藍轉紅的變天機率不小。改選制度很簡單,有兩個問題要回答: 1. 州長留或不留?2.參選人中你選誰?若一半以上的人說留,那麼州長Safe,加州持續推動抽大麻、課重稅、保障非法移民、推動電動車,繼續和紐約比拚誰才是自由派的殿堂。若沒過半,則州長換人,加州變天,然後第二個問題票數最多的人,哪怕得票數連25%的支持度都不到,只要比對手多一票以上,就是新任的加州州長。這是加州州長改選的大Bug,也難怪過去幾乎每任州長都會遇到改選,也因此不少人抱怨改選制度不公,步驟過度鬆散,隨便都可以讓州長下台。

挪威Alesund的驚險大挑戰

  "當我在挪威的時候,我們只待了兩天,而我一個小時也沒睡。我撐到晚上看午夜的日落,然後接著又看它的日出。我知道這非常瘋狂,但我真的是太愛挪威了。"(美國音樂家Mark Pontius) The Amazing Race(中譯驚險大挑戰或極速前進)是我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愛的美國真人實境秀,如果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個節目,大概就是"繞著地球跑,"十一支隊伍參賽者均從美國出發,按照指令花兩個禮拜的時間跑遍全球各大洲,在完成各種上山下海的任務之餘,還得對抗時差和其他隊友的競爭。每一集都在不同地點舉行,而也在一集結束時淘汰一支隊伍。在每集任務都完成後,也會在美國結束,最先到達終點的,則可拿下一百萬美元的獎金。這個節目因此帶我認識了許多世界上非第一線的城市,透過他第29季的內容,讓我認識了挪威西部的奥勒松Alesund。於是就衝著這個理由,讓我在第一次到達挪威的時候,說甚麼也要把奧勒松排進行程裡面,好讓身為影迷的我和C方便朝聖。除此之外,根據我一名 環遊世界過的醫師娘友人小珍 指出,奧勒松是她在挪威的亮點之一,更讓我對這個地方充滿了好奇。

The Chair《叫她系主任》:常春藤的權力遊戲

  (圖片取自 網路 ) 這幾天火速追完Netflix所推出的The Chair(中譯:叫她系主任),由我非常喜歡的吳珊卓主演,製作人還是讓《權力遊戲》大紅的David Benioff和D. B. Weiss,只不過這回場景不在中古世紀,沒有打打殺殺切頭顱戳眼珠的血腥場面,取代而之的是一所虛構的常春藤大學Pembroke的英語系,配上大家耳熟能詳的古典音樂為背景作為開場白,以黑色喜劇的手法,讓你快節奏的進入這所長春藤大學內,看到從教授學生到投資方各個勢力派系的角力,一邊文謅謅說著大文豪的名言另一邊又大用語(髒)助(話)詞,反差大卻又無比真實。 吳珊卓所飾演的女主角Ji-Yoon Kim是首位系上的亞裔女系主任,但幾乎每一集都有不同的災難等著她去擦屁股。這部影集有太多值得一提的議題,包含負債累累的Z世代、學生秉持的政治正確並且拒絕接受虛偽的道歉,少數族裔必須花更多力氣來爬象牙塔、以及最資深且領最多薪水的老白男教授往往因為有終身制Tenure的保護而和學生思想嚴重脫節。《叫她系主任》更拋出了「甚麼才是好教授」的問題讓觀眾去思考?我在大學第一次修主修課程時碰到一位年邁有名望卻不太會任教的教授所學的課,第一堂課從頭到尾我一個字都聽不懂他的發音,只見他在幻燈片上寫了一張張沒人看懂的鬼畫符,下課後只讓我想哭,以為大家都聽懂只有我不懂一定是我的問題。後來才知道當時大學研究越多期刊發表越多的教授越被看重,有研究才能任教,至於學生學習進度和反應還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片中教授拒看學生評論也頗有意思,學生評論網站或許是教授的剋星,卻是我大學時的救星,讓我知道哪些教授要求高、哪些教授能言善道、哪些教授是Easy A,幫我選對課程而順利畢業。 Ji-Yoon的個人生活也不容易,她在領養申請書上所創造的優雅愛煮菜的完美母親人設從未實現過,現實生活中的她不做菜,領養的墨西哥裔女兒Ju-Ju一天到晚跟自己對著幹。她努力改善母女關係都徒勞無功,反倒是當Ji-Yoon沒有任何力氣擺出任何武裝,情緒失控崩潰大哭的那瞬間, Ju-Ju一把抱住並安慰媽媽,首度放下心防用韓文與母親對話。Ji-Yoon滿口髒話還只會給小孩吃沒啥營養的午餐,但面對孩子的拒絕難搞從不放棄,毫不優雅披頭散髮愛著孩子的背後,是一顆想被孩子愛與接納的心。這世上沒有所謂的完美母親,但是好母親有多種面向與詮釋,Ji-Yoon也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