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美國布萊斯山谷的仙境之旅

“對於那些感到害怕、孤獨、難過的人們,最好的良藥,莫過於走一趟大自然,去一個可以靜下心的地方,與天地萬物和上帝為伍的地方。” (安妮 法蘭克,安妮日記的筆者)
以爬山來說,同樣是被國家公園列為最具挑戰性的 “困難” 等級,相對於之前危險度頗高的天使降臨山,仙境環線除了全程長了一些,基本上攀爬算是相對安全許多。至少路線清楚,腳踩得至少是扎扎實實的土地,而不是歪一邊的岩石呀!
布萊斯山谷的仙境環線 (Fairyland Loop) 全長大約12.9公里,中間會經過仙境峽谷,中國牆,虹橋,日出點,邊緣小徑等景點,但中間因為會彎去看這些點,所以全部加一加大概爬了16公里左右,總共六小時。但我覺得仙境環線最迷人的地方,是可以在不同的高度看望布萊斯國家公園的岩柱(印地安人給這些栩栩如生的岩柱取名為 Hoodoo),感受一下岩住遠近不同的感覺。如果喜歡爬山的朋友,千萬不能錯過這條攀爬的路線。怕累的人,也可以仙境環線的一小段攀爬(例如日出點,虹橋等等),不管你爬路線長短,都很值回票價。
仙境環線中間完全沒有水源供應,所以千萬記得要帶足夠的水量。我和我先生一人各帶了三公升的水,最後幾乎喝光光,因為這裡炎熱 (而且我們是秋天去的,氣候以當地來說相對涼爽),但由於燥熱,而且幾乎沒有任何樹蔭遮涼,水真的是喝個不停。另外也建議點心堅果也要帶夠,我們帶了兩大三明治和一些水果去當午餐,外加一些堅果補充熱量,也是吃個不停。因為不停地在走路,熱量消耗大,若沒體力爬到一半可就不好了。至於其他裝備,也就是簡單的背包,短褲,T恤這樣 (抱歉我真的就是沒法走穿搭路線,給你三種造型外加三種髮型再加上三種都嘴啾咪照),太陽眼鏡是必備,因為陽光可不是在加州才能治療憂傷,在猶他州也同樣閃亮刺眼。鞋子一般的球鞋就很足夠了,這裡的攀爬路線平穩,不會讓你血壓升高的。
這裡是著名的仙境點,也是海拔7758英尺(海拔2365公尺) 仙境環線的起點。一般來說跟團的話大概就會在此拍張照片之類的,然後就去逛紀念品店了 XD。
至於為什麼這裡是到此一遊照的最佳地點呢? 其實也是可以諒解的,這裡是難得可以在視線平行看到成群岩柱的地方。印地安人在看到岩柱的時候,還以為是真人變成石頭 (畢竟真的太逼真了,也怪不了印地安人)。
開始慢慢往仙境峽谷往下走,據說這裡的岩柱和布萊斯國家公園其他地方的岩柱相比,歲月算是年輕許多。
而岩柱的形成,是由河水,風和冰的侵蝕所形成的天然景觀,等下再詳細解說。
由於我們開始攀爬時已接近正午,這時候我們一邊看著眼前的風景,一邊吃著手邊的三明治,當下只覺得這地方真的只有仙境二字得以形容,美的不像在地球裡的地方。如果你告訴我說,布萊斯山谷的仙境環線裡面有仙女的話,我大概也會真的相信。
吃完午餐,繼續前進。布萊斯山谷的岩柱大小不一,有和正常人類身高差不多的,也有十層樓高的,完完全全都是出自於上帝的巧手。
至於岩柱究竟是誰發現的呢? 至今都沒有明確的答案。
成群結隊的石柱,譜出大自然絕有的頌歌。我一邊氣喘吁吁地走,一面盯著它們看,我真的很懷疑是不是有誰偷偷拿著石刀去雕刻這些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石柱,但我知道並沒有,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形成,上帝的巧妙創意。
面對如此震攝人的巨石美景,我只覺得謙卑,覺得渺小。這世界是如此之大,而人類,又說多麼得渺小和微不足道,我們整天斤斤計較,為諸多瑣碎事情煩心,也在此時才能體會安妮法蘭克所說,看到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景觀的時候,心情真的會豁然開朗。
如果造物主可以利用大雪沖刷,精雕細琢一個又一個的石柱,而且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那麼生活中的不順遂,是不是也是像那一場場大雪一樣,淬鍊我們生命,使我們更堅韌,更獨特?
繼續往前走,就會碰到仙境環線的著名景點之一,中國牆 (又名仙境城堡)。
走在兩旁的路上 (還要小心不能掉下去),看著排排站的岩柱,的確很像城牆沒有錯 (至於為什麼是取用強國名字來命名,就不得而知了),凸起的部分也有人管它叫做仙境城堡。
在布萊斯國家公園的冬天都會下雪,白天時氣溫攀升,積雪緩慢融化,可到晚上,氣溫又急速下降,這時又結冰,一結冰便膨脹,而膨脹力量之強大,便足以把石頭打成一片一片的小碎片,又名 “冰的風化作用” (frost wedging)。布萊斯國家公園一年之內有兩百天都歷經不斷的積雪,融化,持續的風化作用。而到了夏天雨季,布萊斯國家公園的石頭吸收的水分有限,因此積水時也順道沖刷那些膨脹力量造成的一片片小石頭碎片,碎片被沖刷後,遺留下來的岩柱就此形成。
走在中國牆的旁邊,風化侵蝕痕跡更是明顯,布萊斯公園的其他景點也可以進去岩柱和岩柱之間參觀。
近距離來看這些巨大雄偉的岩柱,這也是我會推薦仙境環線的地方,因為可以近距離觀看,更加感到氣派。
這時路程才到一半左右,攀爬了幾個小時,仙境環線可沒有回頭路走,也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
好在一路都是看到美到不行的風景,也難怪兩百多年前的(1872年)地質學家吉伯特 (G.K Gilbert) 面對這美景時曾說過,"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完美的紅色巔峰之作的一角。"
大小岩柱像階梯一樣,層層堆疊。
一排一排造型奇特的岩柱,不知為何總讓我想到巴塞隆納的米拉之家。(延伸閱讀 巴塞隆納的建築萬花筒),總覺得有異曲同工之妙。
至於這些岩柱有多大,放個真人來旁邊最對比。我老公身高180公分,但和這些巨型岩柱相比,還是像個小哈比人。
又再走了一兩個小時,此處便是大名鼎鼎的虹橋 (tower bridge),比我想像中小一些,但據說那裏也是可以攀爬的地點,也是因為冰水和雨水風化的結果。
再往前走一段,就會到達另一個著名景點日出點了,建議下午的時分來日出點最適合,因為不會背光,當然如果你是專業攝影師來著,帶著你的腳架和數位單眼相機想要早上凌晨起床去追尋布萊斯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那我也不反對。但我等平民,就用普通數位相機去日出點拍拍就好了。
日出點也是布萊斯國家公園裡面最乾燥的區域,也是地質上歷史相對悠久的一個地方,也因此這裡的岩柱景觀和顏色也大為不同。
離開日落點之後,離終點的距離大約剩兩英里多。如果不想要像我們一樣神經病爬一整天的山,可以考慮由仙境點經過邊緣小徑走到日出點然後原路回去,也是另一種選擇。
這巨石的形狀實在是太令人想入非非了。
邊緣小徑算是離入口最近的一個景點,這裡的石頭形成好像圓形劇場一般,而中間的巨石則像是劇場裡的主角。此時我們已經腳軟腿軟,但為了剩下的兩英里還是拚了。
好在這最後兩公里也真的是非常壯觀美麗,算是為仙境環線畫上一個美麗的結尾。
這是站在邊緣小徑的山坡上照的照片,也是全程最高的部分,真得慶幸我們沒有放棄,不然就看不到最高點的景觀了 (只是說放棄也沒有回頭路呀!)。
走完全程的當下,坐上車子的那一剎那,我只覺得從來沒有覺得能坐下來也是這麼幸福的事情。來了布萊斯山谷的仙境走一遭,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的渺小,也感受到造物主的偉大創意。在這習慣於自拍,動態秒傳的時代,似乎也讓我們越來越自我中心,也越來越鑽牛角尖。也是只有當我看到這世界的遼闊與美麗之時,我學會謙卑下來,學會放手,學會不再執著,學會重新用更廣也更客觀的角度,來看待我自己的生命。
本文同步發表於 美國布萊斯山谷的仙境之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歐洲旅行購買機票和搭乘心得

(圖為挪威上空的羽翼照) 2017年五月,是我第四次去歐洲,同時也是我花最少錢買機票的一次。(以下金錢全用美金計算,歐洲境內的城市移動機票另外計算) 第一次去歐洲,我從紐約飛巴黎,再從羅馬飛回來,兩趟班機花我$1254 第二次去歐洲,我從紐約飛奧地利的薩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