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感受無限鏡屋的魅力:洛杉磯新興美術館 The Broad 初體驗

“如果不是為了藝術,我應該很早就自殺了。" (草間彌生— 日本藝術家兼無限鏡屋的創造者).
洛杉磯新開的美術館 The Broad,位於 downtown 市中心,恰巧就開在迪士尼演奏廳的隔壁。除非有特別的吸引力,通常我對於博物館或是美術館都是興致缺缺,畢竟要我花二十幾塊美金去看展覽,我還寧可把錢留下來去買廉價機票 (是有多愛出國?)。但這次讓我願意造訪 The Broad 的主要原因,除了因為嚮往無限鏡屋已久,想親身體驗它的魅力,另外就是 The Broad 完完全全是免費入場,揪甘心來著!這種好康難得一見,當然要去瞧一瞧。
The Broad現代美術館於2015年九月底剛剛開幕,創辦人 Eli 和Edythe Broad 夫婦是美國唯一擁有兩間不同性質公司卻同時列入富比世排行榜的企業家兼慈善家,目前全世界富豪排名位居65,身價超過74億美金。Broad 夫婦一直對於興建洛杉磯的文化和藝術頗感興趣,同時也是1979年洛杉磯現代美術館剛開幕時的創辦主席,陸陸續續不斷的投資以及捐助藝文界,前後總共捐了超過8億美金在洛杉磯藝術界上面,並宣稱洛杉磯為 “世界級文化之都” (雖說Dr. Phoebee個人是真心覺得洛杉磯離 “世界級文化之都” 這七個字還有那麼一丁點的距離,但我是真的佩服願意掏錢出來提升、活絡藝文圈這一塊的慈善家)。
為了當場來排無限鏡屋,我們在開門以前的半個小時就先抵達美術館,此時館外已有長長的一排隊伍。無限鏡屋是 The Broad 美術館的季節性特別展覽,作為美術館開幕的第一炮,等一下會詳細介紹。造訪這天洛杉磯的天氣如以往一般,萬里無雲。美術館建築在藍天的襯托下格外顯眼。
美術館建築斥資1.4億美金,是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 (也是三位建築師的名字組成的)團隊打造,得過設計建築類無數獎項,在業界算是頗有名氣,紐約的林肯中心就是出自於此團隊之手。設計概念是來自於蜜蜂的蜂窩,但不知為何反而讓我想到魚鱗。
有趣的是,這設計也同時加入環保概念,注重於採光,使自然光線能夠流進去美術館裡面。
旁邊則是大名鼎鼎的迪士尼音樂廳,也是洛城愛樂之家,這裡除了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展出之外,美國偶像的總決賽也在此舉行過,而許多電影和影集也都來此取景。
對面則是可以看到市政廳的建築,市政廳上也能夠免費參觀到洛杉磯的全景 (礙於今天篇幅不夠,只能過幾天再來介紹)。
千辛萬苦總算進來美術館了。進了美術館之後還要再另外排一次隊伍去輸入資料,也是造訪這美術館的重點– 草間彌生的無限鏡屋。排到之後會教你輸入你的名字,人數和電話號碼,並告訴妳大約要等多少分鐘才能進去觀賞,而在觀賞前十分鐘左右也會發簡訊給你。給各位一個時間概略,我是週二來訪,我10:30am就在門外等,大約是一開門11:10am 左右踏進美術館開始排無限鏡屋,大約等待兩個小時又十五分鐘,所以我們後來在1:35pm 收到十分鐘的簡訊通知,在1:45pm 才進去無限鏡屋裡面觀賞。誠心建議想看鏡屋的各位,一定要搶在開門前就去排隊,只要週間中午之前輸入資料,通常當天是可以排的到參觀鏡屋的。若是周末的話,可能要又要再提早時間來排隊。
既然要等兩個多小時,這時候就先來逛逛美術館了。美術館一共三層樓,先去樓上逛逛。一進門就先看到德國藝術家 Jeff Koons的作品 “鬱金香" (Tulips),這有兩公尺高的不鏽鋼製作現代版本鬱金香,算是美術館的一大鎮館之寶。鬱金香上還反射了美術館中的倒影,不知為何這多多少少讓我想到了芝加哥的豆莢,感覺上用不鏽鋼打造的藝術品,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鬱金香的背後也來照一張。
鬱金香背後放置的字樣,則是另一位藝術家Christopher Wool所做的 “無題"之作,他擅用同樣的字樣但放置於不同的位置,如這面牆所看到的 “Run Dog Run”,另一面牆則放置 “Dog Run Run”,以企圖營造不同的語意和感受。至於這要傳達的意思呢?Dr. Phoebe我還真的是想不明白 (看到這樣只想到依樣造句,例如為什不是 “Fly Bird Fly” 或是 “Walk Man Walk”?)
這幅畫叫做 “Like You”,由Lari Pittman創作,算是非常有衝突感的一幅作品,雖說色彩繽紛,畫風活潑,可上面的字句卻是道盡都市人的辛酸與悲情。
一樣是充滿童趣不鏽鋼的作品,也是出自於 Jeff Koons,讓人想起小時的生日會,然後看到這就很想去捏一捏氣球。
這幅油畫作品,"德國的精神英雄" (Deutschlands Geisteshelden)是由生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的德國藝術家 Anselm Kiefer 所做,雖說應該是一個大器的宴會廳,卻絲毫感受不到一點點慶賀的喜氣,而是帶點淡淡的哀傷和沉重,夾帶著德國人慘痛戰敗的歷史。(此一時彼一時,誰又知道四十年之後,今天的德國會是歐盟之首? 德國總理梅克爾會登上2015年的時代雜誌封面?帶領歐洲各國躲掉一個又一個的歐債危機,然後還開放給戰爭中的難民避難? 真的是風水輪流轉呀! )
這幅作品則是出自於美國藝術家 Roy Lichtenstein,圖中是創世紀中的現代版夏娃,剛剛吞下禁果,但沒人知道為何她道歉,是因為偷吃禁果? 是因為難過傷心? 他是真心難過的道歉嗎? 這是Roy 故意留的伏筆,讓大家自由想像。
另外一個鎮館之寶,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個作品是 Robert Therrien 的 “桌子底下",這靈感據說是來自於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的誇張大小的家具。高達七英尺高的作品,卻會讓你不由得想鑽入桌子底下。
真的很有趣,也頗受人歡迎的作品,看到臉書上一堆朋友去 The Broad 美術館都是用這幅作品作為打卡照。
接下來另一幅也是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African’t” 是由美國藝術家 Kara Walker 製作,全部都是用黑色的剪紙做成,貼在白色的牆壁上。這些人物也都是以真人比例製作,裡面內容是在闡述於美國南北戰爭之前的奴役制度充斥著性,暴力,和種種屈辱。
壁畫是個長條型,另一端的畫作。畫風看似輕鬆,其實都是在闡述殘酷的歷史事件。
又是另一個令我小小難懂的作品,據說是用不同形狀和大小的三角形,呈現出 “跳舞" “律動" 的感覺,雖說是 Mark Grotjahn 也是命名這幅作品為 “無題" (到底是有多不愛為自己的作品命名?),但也有許多人管它叫做 “舞動的黑蝴蝶"。
另外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則是日本藝術家村上隆的 “在死亡之地,踏著彩虹的尾巴"。說到村上隆,之前2003年的LV限量版櫻花包就是出自於他的巧手,而目前他也在Dr. Phoebe 的母校 UCLA擔任客座教授。用這幅畫來紀念2011年死傷慘重的東日本大地震以及海嘯。這幅長82呎的巨作,結合了日本人對於已逝者的傳統觀念和思想以及現代卡通版本的大膽畫風。
等了兩個多小時,終於來到無限鏡屋。先來談談創作者– 又被大眾稱之為日本現存的經典藝術家,草間彌生。草間彌生出生於日本,在10歲便被診斷出患有精神分裂,時常看見幻覺,也曾經試圖自殺。但她藉由藝術來抒發她自己沒法釐清的頭緒,而上帝也給了她在藝術上極大的天賦。這次觀賞的無限鏡屋,先是在紐約的現代美術館 (MOMA)展出後一炮而紅,兩年後接著在洛杉磯展出。
無限鏡屋的全名是 “無限鏡屋– 數百萬光年外的靈魂”,雖說站在鏡屋裡面只有短短45秒,草間彌生利用無數面鏡子,LED燈,營造出"百萬光年外的靈魂"氛圍。那種意境,讓面對無數燈火的我感到渺小和感動。45秒鐘雖說短暫,但打動人心卻是綽綽有餘。每一個燈火都是看似微不足道,但卻好比生命和靈魂之珍貴,在創造者眼中,都是獨一無二,缺一不可。
最後和姊妹淘的合照當然是必須要有的。無限鏡屋目前據說是開放到三月底,但確切關閉日期還沒有決定。誠心建議路過洛杉磯的朋友,若是時間上不太趕,一定要來市中心的Broad美術館體驗一下無限鏡屋的魅力。
(以上資料來自於美術館官網和維基百科)
The Broad 美術館
官網:http://www.thebroad.org/
電話:213-232-6250

開放時間:禮拜二、三 11am-5pm,禮拜四、五 12am-8pm,禮拜六 10am-8pm,禮拜日10am-6pm.
網路訂票:可事先上網預約入館時間,但若要觀賞無限鏡屋還是要進入美術館後另外排隊。
本篇同步發表於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帶著登機箱去歐洲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