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賭城拉斯維加斯的威尼斯酒店

“拉斯維加斯是我所知道唯一一個金錢真正說話的地方,它說 ,”goodbye”。” (法蘭克辛納屈)
有人說,它是聖經舊約中罪惡之城所多瑪和俄摩拉的重建。有人說,在這發生的事情,也將留在這裡。更有人說,這裡是天堂晚間的翻版。無論你如何看,拉斯維加斯,依舊是在一片荒涼沙漠中,夜晚閃爍不停的一顆明珠。這裡離洛杉磯開車才短短四個小時,成為當地加州居民最喜歡去放縱紓壓的地方。不論是員工旅遊,家庭旅行,單身派對,或是情侶出遊,在賭城永遠可以找到讓你開心難忘的一片天地。說實話,本來我對賭城是興致缺缺,想說要看表演,百老匯還是馬戲團,在紐約甚麼沒有看過。而不論是小巴黎,小紐約,還是小威尼斯,正版的都去過,千里迢迢來賭城就為了看仿造的翻版,有沒有搞錯?與其在賭城賭一把,我還寧可去爬大峽谷。
但後來在我真的一窺賭城夜晚風情之後,我慢慢可以了解這裡的迷人之處。雖說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以假亂真,但小巴黎到小紐約不用坐飛機,走路就可到。而小威尼斯雖不比義大利威尼斯運河壯觀,但人工也有人工的好處,至少沒有臭味、不會下雨、而且永遠有藍天白雲的景觀。就算是人工,是假的,做到逼真的某種程度,倒也就像真的,又或者,不會讓你去計較真假之分。
賭城知名酒店多而又多,舉例 MGM、Wynn、Bellagio、Venetian等等。這次選在Palazzo/Venetian威尼斯酒店,不為其他,純粹是因為我想念正宗的紐約 Grimaldi 比薩,所以就決定來這裡嘗鮮,順便玩玩。沒想到就誤打誤撞到賭城的奢華的酒店之二。威尼斯酒店創建於1999年,原意當然是向義大利的威尼斯致敬。而Palazzo則是以現代歐式風格取勝,也曾在金氏世界紀錄上添一筆,成為2008- 2015年中 "全世界最大的酒店"(去年被馬來西亞的雲頂高原酒店打敗)。
從洛杉磯出發,一路出了加州越來越偏僻,卻也意外拍到這張下午的太陽。總覺得美西之旅都是不停地開車開到屁股開花,尤其那天又遇到塞車。
進入賭城後,無意間拍到金銀島酒店的外觀。圖中 Gilley’s 是他有名的BBQ餐廳 (但聽說沒有很好吃就是了)。
夜晚的拉斯維加斯大道 (S Las Vegas Blvd)。
先從 Palazzo 酒店進去,Palazzo 和威尼斯酒店是相連的,也是同一家公司管理。
進去停好車,一出來就是賭場。
Palazzo 酒店在電影"瞞天過海:13王牌"(Ocean’s Thirteen)裡也亮過相。
來到Palazzo的大廳,兩層樓高的Acqua di Cristallo (中文翻譯為結晶水雕像),2008年完成,美麗的水雕像,立刻吸引你的注意。
來到樓上,就是令我日思夜念的Grimaldi 比薩。Grimaldi 比薩的老店位於紐約的布魯克林大橋底下,想當年我和先生一天到晚跑去那裏吃,通常一等就是一個小時。近幾年來更被 Zagat 美食評論評為紐約比薩的第一名,更被美國 Food Network 評鑑為全美五大好吃的比薩之一。一離開紐約,我就心心念念著這裡,所以既然來賭城開分店,當然要來朝聖。
內部的裝潢,音樂都是濃濃的復古紐約風。牆壁上也都是紐約各地的黑白照。濃濃的懷舊情感,卻令我小小的傷感,想念那大雪紛飛的大蘋果,回憶當年在白雪皚皚的寒風之中等一個小時,就為了在人擠人的小餐廳裡面吃 Grimaldi’s 比薩。
餐廳為了複製紐約比薩的餅皮(畢竟一個比薩的靈魂,完全是在於它的餅皮),還特別將水做了特殊處裡,調成和紐約一樣的pH酸鹼值。咬了一口,若滿分是布魯克林區的比薩,這裡我給它打85分。如果沒機會跑去紐約的話,在這裡可以體驗一下。
來到二樓,金碧輝煌的義大利風格隨處可見。
一排接著一排的水晶吊燈,金碧輝煌讓你不知道眼睛到底該放在哪裡。
高挑的天花板,25英尺高的義大利進口大理石支撐。大廳裡面的佈景也隨著不同季節而轉換,我們造訪的時間是秋天。就算內華達州裡面幾乎沒有秋天,這裡還是放幾片落葉和南瓜擺飾給你秋天的氛圍。
不能到義大利去看運河是吧?沒問題,威尼斯酒店中幫你挖了人工運河,還可以直接在運河裡乘坐鳳尾船貢都拉(Gondola),跟在義大利時一樣,你還可以點播請他為你高歌一曲。
就算是在人造橋墩上也是滿滿的人潮。
和義大利不一樣的地方,大概是這一排排的精品店,新穎的街道,以及沒有任何味道的水質。
這裡算是運河的中心,仿照義大利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打造的空間。湛藍的天空不用擔心下雨,也不用擔心在巷弄裡不小心迷路。
夜晚的吊燈散發迷漫的光暈,也超級搶鏡呀!
在這裡愜意的散步,處處都散發義大利風情,雖說義大利的水城威尼斯無可取代,但不能飛那麼遠的話,在這裡也是相當不錯的。
至於為什麼天花板也要塗顏色呢?據說是因為文藝復興的時候,連天花板也都要不能放過,當時的米開蘭基羅等藝術家也一筆一筆的著色塗鴉上去。
裡面逼真還不要緊,威尼斯酒店也在外面也大費周章的放了象徵威尼斯的聖馬可鐘樓。至於為什麼稱為聖馬可?這是來自於聖經中耶穌的門徒馬可,據說在828年有兩個威尼斯商人將馬可的骨灰運到威尼斯,之後所興建的教堂和廣場就都以他的名字命名,也被威尼斯人看作為守護神。19世紀的拿破崙還曾經稱聖馬可廣場為 “歐洲最美的客廳" 和 “世界上最美的廣場"。
二樓的歐式樓台望出去,以及一群啾咪自拍客。
廣場的另一端就是剛剛看到的金銀島。
回到川堂後走下樓,剛好看到天花板上的壁畫,這幅 “威尼斯的神話" 名畫的複製版本,原畫由委羅內塞繪製(他的另外一幅名畫是在羅浮宮出展的迦拿的婚宴)。這幅畫講述的是威尼斯打敗其他義大利的城市,被戴上冠冕的事蹟。
威尼斯三大橋之一的里阿爾托橋(Rialto Bridge)當然也不能放過,濃厚的文藝復興風格,原版在威尼斯也被稱之為 “白色巨象",是威尼斯最古老的橋之一。
來到廣場另一端仔細地觀看聖馬可鐘樓,也和威尼斯的鐘樓一樣,上面是金字塔的設計,頂端則擺了天使加百列形狀的風向標。據說也是在威尼斯的尖塔上,物理學家加利略也是在這鐘樓上,第一次呈現望遠鏡給皇室觀看。
最後繞一圈,回到 Palazzo酒店的門口。身為小資女住不起,但是到此一遊倒是可以的。一看到這排排的棕梠樹,立馬知道身在美國西部而不是義大利,但即便如此,不想遠赴義大利看威尼斯,在賭城威尼斯酒店過過乾癮也是綽綽有餘的。在這裡看到人工建築雕塑的痕跡處處,裝潢設計甚至營運都是資本主義的市場,一個全然的物質文明世界,或是說紙醉金迷的地方也不為過。
(歷史資料來自於官網和維基百科)
更多Dr. Phoebe 的文章在 http://drptraveling.blogspot.com
加入Dr. Phoebe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drptraveling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帶著登機箱去歐洲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