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校園巡禮

"教育的根莖是苦澀的,但其果實卻是甘甜的。"(亞里斯多德)
還記得高中時申請美國大學,當時懷著忐忑的心情寄出一份又一份的履歷、自我介紹、考試成績等等。經過漫長等待,收到第一間的錄取信,當時只感動得想掉淚。接著,又收到我心目中的第一名UCLA的錄取,本來想說大概就前途底定了,去了這家就是了,過幾個禮拜,又收到柏克萊的錄取通知。當時我腦筋一片空白,然後就開始天人交戰,到底該去各式排名口碑都比較前面的柏克萊,還是待在眾多親友聚集的南加州呢?最後不顧家人的反對,選了UCLA。當然那四年我最常聽到他們講的話就是,"早知道當初你應該去柏克萊的…”。
回到最熟悉的洛杉磯。陽光燦爛,藍天耀眼,四年的大學生涯,我讀的是分子生物學系,絕對不是”由你玩四年",每堂課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就像亞里斯多德說教育的根莖是苦澀的,真的沒怎麼輕鬆玩過。但回頭看那段苦讀的日子,學會了與DNA和蛋白質為伍,學會如何研讀一篇生物期刊的文章,學會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和衡量這世界。教育的果實或許在多年之後才會發芽茁壯,但深遠的影響我一輩子。
這次因為老公工作的關係,我們從紐約搬回加州,重新漫步在熟悉的校園。UCLA歷年來一直都是全美最多人申請的大學,光是去年2016年就有將近十二萬人的申請人數,被美國US news 雜誌評為最挑剔的學校(Most selective)。全世界的大學排名第16,而他的所屬醫院Ronald Reagan也是排名全美第三(西岸第一)。請跟著我這名資深校友的腳步,搭配復古老歌碧兒絲的 “Crazy in love” (這首歌爆紅時剛好是我大一時期,被UCLA拿來當足球隊歌曲),來逛一逛這所最紅最多人申請的大學吧!
首先來到UCLA的Pauley Pavilion 體育場,大一新生訓練的第一天也是從這裡開始。想當年所有的菜鳥們神采奕奕的坐在體育場裡,然後被教導著,我們進這學校就是要討厭南加大,他們是我們永遠宿敵、千萬避免在校園裡穿紅色衣服、誰穿紅色就噓誰等等。但是,可別小看這體育場,他除了是UCLA籃球比賽的主場地之外,法蘭克辛納屈和洛城愛樂曾在這裡表演過,歐巴馬總統也曾在這裡舉辦他的選舉造勢晚會(同時出場的包括歐普拉、米雪兒歐巴馬、史帝夫汪達 Stevie Wonder 等名人),Jay-Z和蕾哈娜也在此舉辦大型演唱會。
體育場的前面放了約翰伍豋John Wooden的雕像,約翰伍豋是籃球界的明星教練,帶領UCLA連續7年拿下NCAA全美大學籃球比賽的總冠軍。而在他當教練的 12年裡,10年都拿下冠軍,成為美國籃球比賽的傳奇。UCLA也將體育場用他的名字來命名。
往前走,來到所有觀光客都會有興趣的地方,Ackerman 中心的UCLA禮品店。裡面充斥著各式各樣UCLA的商品,從衣服襪子到毯子等等,應有盡有。UCLA由於有球隊,也和許多訂製體育服的廠商合作,不管是迷你裙還是套頭毛衣,都受到本地學生和觀光客的喜愛。但溫馨的提醒一下各位,這裡面的衣服由於是官方的Logo訂製,因此價格並不便宜,買的時候容易不小心失心瘋會很傷荷包。
和 Ackerman學生中心的同一個廣場,則是赫赫有名的UCLA 小熊雕像,也是所有人來UCLA必定自拍打卡的到此一遊地點。UCLA的代表性動物是小熊Bruins,而對手南加大則是戰神Trojans,兩個學校甚麼都比,但規模最大也最受人注目的,莫過於一年一度在帕沙迪那的玫瑰盃球場廝殺的那一場。兩校對決的那個禮拜,通常小熊雕像會被保護起來,而戰神雕像也會被用膠帶纏起來,怕敵方跑去蓄意破壞或噴灑雕像。
近距離來看一下熊的雕像。玫瑰盃的比賽當年我也去看過,被那陣仗和氣勢大大震攝,如果有機會來洛杉磯的朋友,大大推薦一定要看一場美式足球比賽,體驗美國人對美式足球的狂熱程度。
再往前走一些,來到 Ackerman Building 後面,是 UCLA最好喝的咖啡廳之一 Kerckhoff,晚上的時候也有即興的音樂演出。如果想睡午覺或是休息的,在二樓也有非常舒服的沙發,雖說名義上是學生的 “讀書室”,卻被許多人拿來睡覺用。
沿著山路往上走,一大片的紅花開的好顯眼。
有名卻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貞斯階梯Janess Steps,無論是走上或是走下去都得費一番工夫。
貞斯階梯的另一端,天氣好時可以一路看過去比佛利山莊。在校園附近的車子都是名貴型轎車為主,畢竟這附近就是比佛利山莊的豪宅呀!
貞斯階梯背後便是UCLA北校園的主要重點。對於學生來說,UCLA的北校園比較古老雅緻,科系和課業也都以人文歷史為主。校園裡也都流傳,北校園裡的女生比較會打扮,也比較有品味。
右手邊便是Powell圖書館,是當初建校時的四大原始建築之一,於1929年完工。這也是UCLA的主要圖書館之一,Dr. Phoebe我當年也在這圖書館裏面度過了無數個下午和夜晚。通常到了期末考那一週,有些學生甚至會睡在圖書館裡面,然後整間圖書室裡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腳汗味。現在回想起來還別有一番滋味。
圖書館的對面便是另外一個來UCLA的主要代表,Royce Hall,也是之前提到的四棟原始建築之一,靈感來自於米蘭的聖盎博羅削聖殿。
Royce Hall 裡面有著音效極佳的禮堂,適合演說,禮堂裡面也有6600管的管風琴。愛因斯坦、甘迺迪總統、以及現在的希拉蕊在當國務卿時,都曾在禮堂裡發表演說。
繁瑣俏麗的羅馬式建築,是Royce Hall的特徵。
許多人在這裡拍訂婚或是結婚照,拱門狀的窗戶很古典。
看出去對面便是剛剛提到的圖書館。
繼續往前走,會碰到另一個法學院圖書館。在美國,法學院和醫學院都是要學士後再另外申請,而UCLA的法學院在全美也排16。不得不說,同樣是圖書館,這間就比Powell來的清淨許多。外面還有雅緻的藤蔓攀爬,真的是讀書的好地方。
法學院附近,還有著一個雕像花園,裡面放著各式各樣的雕像。在我們那年代,也是許多大學小情侶們晚上約會的地點(畢竟這裡沒有陽明山後花園可以喝茶看夜景)。
放一些比較抽象造型的雕像,有許多我還真的看不太懂。下圖至少看出是匹馬的概念。
這座雕像花園是UCLA第三任校長Franklin D. Murphy捐獻,裡面放了許多十九二十世紀有名的雕像,只選幾個比較有意思的放出來和大家分享。
接著慢慢往南校園前進。Dr. Phoebe我當年因為就讀分子生物學,大部分的教室都落在南校園附近。南校園的學生大都是生物、電機、化學、數理等理科為主,最常看到的穿著打扮就是套頭毛衣外加寬鬆褲子,幾乎和睡衣沒甚麼兩樣。但這是因為大家讀書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在那裏穿衣打扮(通常越接近期末考時穿著會越邋遢)。
這顛倒噴泉也是另一個景點,靈感來自於黃石公園的溫泉。
UCLA不但校園美,也是許多電影的取景地,其中包括金髮尤物,美國派2等等都在這裡拍過。
接著繼續往南邊走,眼前是生醫研究中心。而這附近也是我當年最常跑的教室。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拿著筆記本汲汲營營的在教室之間跑來跑去,又或者為了一次期中考沒考好而邊哭邊走回宿舍,又或者是和朋友一邊吃午餐一邊嘻笑打鬧。一切都彷彿像是昨天,物換星移,人事已非,惟景物依舊。
一直往南前去,最後一站來到 UCLA以雷根總統命名的附設醫院,也是UCLA龐大的醫療體系的龍頭總院。UCLA的醫院在美西為第一名,全美則列居第三。在醫學史上,UCLA醫院旗下的副教授Michael Gottlieb是第一位診斷出愛滋病的醫生,而UCLA醫院也是用Pet Scan來判讀腦部掃描的始祖。UCLA醫院的藥理學家Louis Ignarro也成功的將一氧化氮與藥物做結合,後來衍伸出西地那非Sildenafil的強大藥物,因此拿下諾貝爾獎。為什麼這個藥物如此重要?我忘了提它外一個名字,叫做 “威而鋼”,也因此Louis Ignarro 有著“威而鋼之父”的美譽。
這故事我聽好幾個教授在不同的課裡都提及過,其中一位教授說,他之所以可以得諾貝爾獎,一方面也是因為諾貝爾的評審委員們都是一群老男人們,研發出這個藥太對他們胃口了,不給諾貝爾獎不行呀!
本來想繼續寫大學城 Westwood,無奈記憶好幾籮筐,不自覺就寫了許多。下一篇再來介紹便宜廉價,俗又大碗的UCLA附近大學城美食。從來都沒後悔沒去讀柏克萊,因為在這裡認識現在的先生,上帝的帶領讓我後來又考上紐約大學牙醫學院,心懷感恩的回到母校巡禮,不免感觸良多。
(歷史資料來自於維基百科和Dr. Phoebe的大學經歷)
更多Dr. Phoebe 的文章在 http://drptraveling.blogspot.com
加入Dr. Phoebe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drptraveling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5 則留言:

  1. 好喜欢这个帖子,带着孩子们参观UCLA之前,把这个帖子看了不下四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開心能夠得到你的共鳴! UCLA真的是很值得去逛逛的學校!相信小朋友一定會喜歡的!

      刪除
  2. 嗨,偶然间看过来的,在UCLA念书一年了北校区的景色还没怎么去发掘过哈哈。很喜欢你的文风,希望念书的几年也能像你去很多地发旅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原來是學弟/學妺來著人(握手),校園裏美的地方真的很多,現在畢業後超級想念的!❤

      刪除
  3. 嗨,偶然间看过来的,在UCLA念书一年了北校区的景色还没怎么去发掘过哈哈。很喜欢你的文风,希望念书的几年也能像你去很多地发旅行

    回覆刪除

精選文章

歐洲旅行購買機票和搭乘心得

(圖為挪威上空的羽翼照) 2017年五月,是我第四次去歐洲,同時也是我花最少錢買機票的一次。(以下金錢全用美金計算,歐洲境內的城市移動機票另外計算) 第一次去歐洲,我從紐約飛巴黎,再從羅馬飛回來,兩趟班機花我$1254 第二次去歐洲,我從紐約飛奧地利的薩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