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大城市小牙醫:我的金髮畢取老闆



"一個人,如果沒有用心換過幾個工作,被可惡老闆被欺負過幾次,是不會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改編自前陣子的火紅連續劇 必娶女人)

在我對紐約的牙醫老闆們都失望灰心之餘,(前情提要:我的小胖老闆我的色胚老闆(上)我的色胎老闆(下))我老公還是老話一句,"放心放心,一定都是紐約的牙醫老闆才這樣。去洛杉磯的老闆一定會好很多,你知道的,加州人因為太陽大,心情好,人也一定比較好。"當然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安慰我的話,就像懷著第一胎的媽媽們愛說,"我的小孩一定不會像其他小孩一樣又哭又鬧,又吼又叫!"又或者是劈腿多年的男朋友告訴你說,"放心,我從此以後一定好好愛你,一生只愛你一人,給你幸福。"又或者是在男人戰場屢戰屢敗的恐龍腦殘妹信誓旦旦說,"我下次去夜店一定會釣個又帥又高的多金男回來。"不是這些上述所發生的情況是不可能,而是就客觀條件來看,這會發生的機率大概就在偶像劇。真實生活裡,那些媽媽們生的小孩比誰叫的都大聲,劈腿男明天還是會劈腿,資質平庸的灰姑娘永遠不會遇到他的多金男王子,這就是現實生活跟電視電影的差別。

可我和金髮畢取老闆交鋒的每個時刻,我都覺得像在三流肥皂劇的場景裡。

跟著先生的工作來到加州,我又開始丟履歷,開始應徵。後來,遇到了所有面試的工作裡面,條件最適合的一個。在那時候,我已經對職場心灰意冷,認為這全天下的老闆幾乎都是爛老闆,如果真的能找到好老闆,根本是萬分之一的機會。

遇見畢取老闆的那一天,她正大腹便便,過一個月便要臨盆。她很急著需要用我,因為孩子就要生下來,而她之前找的人又忽然間發現自己得了癌症(完全不誇張,這真的是她這樣跟我說的)。畢取老闆告訴我說,雖說診所開張才沒幾年,但她一直都有趁這個機會另外找一個牙醫的打算。尤其是她打算小孩出生後將工作慢慢減量,因此也想說藉著代班之餘,讓他的病人認識並適應看看另外一位醫師,這樣之後讓這位醫師繼續工作也不會太突兀。試用期為三個月,這三個月的工資不算多,但最主要是看我能不能夠和團隊及病人處的來。三個月他的產假結束後,可以再重新議論待遇。

在比較其他工作環境的優劣之後,我決定接了這份工作,即便這份工作離我住處要開車一個小時左右。想說剛來加州落腳,也不能太挑剔。最主要是診所寬敞明亮,十分乾淨,又是在郊區,這樣起碼比之前工作的老鼠窩來的強多了吧?

金髮畢取老闆坦白說,長得還不錯,但重點是那身材很好。雖說懷孕,但由於一天到晚做瑜珈的關係,線條還是很不錯。看過她懷孕前的照片,的確也是凹凸有致。金髮畢取老闆為人客氣熱情,和任何一個病人都有很多的話要說。長相甜美,但我最佩服她的大概是她做出來 case,由於她生性龜毛,因此她做出來的case都非常的讚。至少她在病人這一塊,可說是兢兢業業、無可指謫,也或許是這樣,開業至今她一次都沒被告過。乍看之下,如果說她集結智慧與美麗於一身,也不為過。

直到你成為她的員工。

畢取老闆的龜毛個性,讓任何一點點小地方都可以惹毛她。病人失約、病人遲到、自己和病人聊天聊得太起勁因此耽誤下個病人,通通都可以成為罵員工的理由。和助理及前台小姐混熟之後,也開始知道老闆的真相。不知道是不是賀爾蒙的關係,畢取老闆開始疑神疑鬼,整天監察錄影機,懷疑助理偷她廁所的衛生紙,然後開始偷偷將捲筒衛生紙藏起來,助理跟我抱怨時我當場噗哧一下笑出來,雖說老闆的衛生紙擦在屁股上很舒服沒錯(我這人的缺點就是實話實說,那衛生紙是雙層厚度,軟軟的,絕對不會讓屁股破皮。),但真的沒有人會無聊到去拿那些衛生紙呀!老闆不相信,一怒之下砍了助理的工時,變相的砍了助理的薪水,也不管人家都是靠些錢繳房租,畢取老闆不管,你惹到她的擦屁股衛生紙就是惹到她!

跟畢取老闆工作也是另外一件辛苦差事,雖說老闆的case做得漂亮,但她的話匣子停不下來,該說的和不該說的傻傻分不清楚。明明是UCLA牙醫系畢業的她,其實腦袋很聰明,但對於社交這方面似乎還真的有待加強。老闆很愛向病人皆露她的私生活,甚至到TMI的程度,有天和病人討論她的胸部問題,另一天和病人討論她用過按摩棒後的使用心得(哪種按摩棒不用我說了吧!),實在令人覺得超有事。可偏偏她太愛講話,講著講著都忘了做正事,導致看病人時間一直延誤,一延誤又罵助理,甚至是當著病人的面謾罵,搞的助理妹妹們在病人面前超級尷尬,還得在老闆去洗手間時向頻頻病人道歉(明明是自己被罵還得向病人道歉,金摳連)。

於是討論靠夭老闆+八卦畢取老闆的私生活成為員工一大樂事(一方面老闆的私生活也很像肥皂劇)。和她們聊過才知道,原來老闆和現在的這任老公A是在上瑜珈課認識的。畢取老闆和當時的老公已經分居,但還沒離婚。而她的現任老公B當時還和結縭16年的妻子在一起。很快的,柔軟筋骨的動作從瑜珈教室裡延伸到室內臥房。根據老闆的說法,在兩人第一次魚水交歡之後,B帶著離婚協議書去找他的妻子,便開始談及離婚,然後從此開始光明正大地和我老闆在一起。

而就在B的妻子還沒回過神來發現怎麼回事的時候,畢取老闆發現她懷孕了。於是,兩人開始更加火速的和另外一半談及離婚以及籌備婚禮。B將他的前妻請(說難聽一點是踢)了出門,將畢取老闆迎接至他和前妻多年居住的房子裡準備待產。而我的畢取老闆的前夫A,一直想挽回老闆,據說是個非常知名的音樂製作人,得過葛萊梅獎,先後替小賈斯汀、凱莉·克萊森、珍妮佛羅培茲、Maroon 5等等都寫過歌曲(還有一個維基百科的專頁,有頁有真相)。原本老闆急著離婚打算私下簽簽就算了,後來最後一刻看到A請了律師,不甘心,也就另外請律師狠狠敲他一筆。據說贍養費的金額至少一百萬美金。最後,老闆在婚禮的前一個月把離婚協議書辦妥,而新任夫君B則是在婚禮的前一天重獲自由之身。有沒有超級像鄉土劇的劇情?

生完小孩後的老闆恢復得很快,立刻又恢復了凹凸有緻的身材,也從此不愛穿內衣。不知是生了小孩之後,忽然間覺得女性胸前的偉大和壯碩要好好給它自由奔放還是怎樣,雖說明明沒在餵母奶卻依然不穿內衣。只穿件又緊又薄、若隱若現的白色T恤來診間,明明我也是女人卻也忍不住盯著她看。真的很想告訴她其實維多利亞祕密的內衣並不貴,拿她那一百萬美金的0.1%來購買都還綽綽有餘,實在不需要省那幾個小錢。

老闆在我的試用期一直對我的表現讚譽有佳。一方面是我很快和診所的小妹助理們通通打成一片,但這也是拜畢取老闆之賜,越畢取的老闆就有越好的員工友誼。另一方面,我也是盡心盡力地去討好每一個病人。畢竟老闆當初的條件是,要和病人處的來。當然她的病人也真的都很有意思,我也從他們身上得到很多有趣可愛的故事(這另外再寫一篇了)。在老闆生完小孩請完產假回來後,她告訴我說,她對我表現很滿意,但她不能繼續支付我的薪水,所以如果我想要留下來,必須要接受她降我薪水以及砍我工作時數。

在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徹徹底底地被耍了。

畢取老闆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要留我。她只需要一個願意替她盡心竭力照顧好她病人的臨時工,並沒有打算要請另外一位醫生加入她的團隊。她用可以有長久職位的可能性座位釣餌,好讓我不會亂看她的病人,然後在利用完我之後,就一腳將我踢開。不想要直接將我fire,(心裡是畢取但表面上要假裝是慈悲為懷的老闆,裡子面子都要)就將薪水降超低,工時降超少,讓我自動自發地離開。現在回過頭來看才了解,我真的只是好傻好天真,手腕和心機都不及我老闆十分之一的菜鳥牙醫。

倒是我三個月培養革命情感的畢取老闆團隊,真的很想念他們,他們在我離開時都依依不捨。請我吃飯還買了甜死人不償命的杯子蛋糕替我餞別。因為畢取老闆非常挑剔,她調教出來的團隊算是和我合作過的助理群當中數一數二的,只不過因為畢取老闆留不住人,據說後來好幾個也都待不下去離職了。

但我還是感謝我的畢取老闆,因為她的絕情,我直接請辭,並且找到現在離我家開車才十五分鐘的工作(這在洛杉磯來講真的是比登天還難),也遇到一個對員工禮遇、準時發支票、不會亂發飆、不會性騷擾、沒有被害妄想症的好老闆。但最最主要的,是在有了這一連串的恐怖老闆之後,我學會了好老闆的得來不易,也分外珍惜。

接下來要搬去北加州,不知道又會遇到甚麼樣的老闆了請各位祝我好運吧!(如果運氣不好,你們就又有故事可以看了 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帶著登機箱去歐洲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