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深深愛過的人,永遠不會變老。即便他們或許逝於晚年,但他們的心卻永遠不老。"(班傑明富蘭克林)

每次都在這個版罵老闆偷說老闆壞話(然後那些文章比我的旅遊文還紅,是怎麼了?XD),今天換個心情,拉個板凳吃個瓜子,來和大家聊聊診間愛情故事。是說診所裡聽到的愛情故事百百種,而雖說我們身為牙醫,但病人的座椅總是斜躺,舒服又舒適,遇到奇摩子好的病人,還可以聊上兩句。有時候內容其私密程度,會讓我一度以為我是到底是心理醫生還是牙醫。當初我還在念NYU牙醫學院的時候,就曾經有病人在男廁裡遇到隔壁診的病人,因此而藉著男廁所搭起同志的橋樑,而開始交往。有病人告訴過我他的初戀害他得菜花、有病人告訴過我她男朋友是U2樂團巡迴演唱的幕後總監,因為愛上他而從西班牙搬到美國來。也有病人告訴我,他和他太太是遠距離,兩人與其說是夫妻,其實真正的關係更像劈腿的男人跟小三(甚麼跟甚麼!?)。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M和她男朋友的故事。
—————————
遇見M是我在洛杉磯診所工作的時候。我的診所位於洛杉磯聖塔莫尼卡,離海邊開車只要五分鐘的距離。那間診所有窗戶有天窗,也是我待過這麼多診所當中設備環境最好的一間。洛杉磯陽光燦爛,病人抬頭看就是天窗,偶爾還會飄幾片雲過去(背景音樂請搭配我是一片雲),唯一的奢侈煩惱,大概是陽光太耀眼刺目,偶爾得邊帶著太陽眼鏡邊看牙齒(好奢侈的煩惱呀!)。而和M聊起來的這天,她正坐在光線極好的第三間房間裡面。
"醫生,我等不及要出國度假了!"M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病人之一,看了這麼多的病人,除非他們機車難搞又神經,不然大部分的時候我都不太記得他們。但M卻令我印象深刻。M稱不上是美女,身材有如歌手Adele,是屬於肉感的身材。但在洛杉磯這個近乎人人都抽脂的城市,M卻從來不以為意,反而因著開朗又陽光般的個性加上爽朗的笑聲,讓你很容易的就侃侃而談和她聊了起來。
"真的?去哪裡呢?"我一邊幫她洗牙,一邊和她聊天。
"男朋友要去新加坡出差!我當跟屁蟲,他忙他的,我自己逛逛新加坡。等到忙完之後再一起飛到澳洲的黃金海岸,去大堡礁看海龜!"M兩眼發光,神采奕奕的說著。M開始鉅細靡遺的跟我說,和男朋友其實是國中同學。我原本以為是老梗的同學會上面遞名片時發現,當初鼻涕直流還會拉你辮子的男人現在變成極品好男人,於是一見傾心,陷入熱戀。但M卻告訴我說,媒人其實該算是馬克祖克柏,畢竟兩人是在臉書上面無意間找到了彼此,由慢慢重加入好友晉升為女朋友,一直到現在同居成為戀人。
"有進一步結婚的打算嗎?"
"當然。其實我們早就住在一起,結不結婚根本沒差,但我總有預感他會跟我求婚。而且我認為,會是在聖塔莫尼卡海灘上的摩天輪。"M信誓旦旦的告訴我,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一個女生這麼斬釘截鐵的告訴我她會被求婚。或許因為半年才看我一次,如果真的沒被求婚也不會太丟臉。
"聖塔莫尼卡摩天輪附近的遊樂場小屁孩超多,而且跑來跑去不會超吵的嗎?"原諒我的直接,我總以為求婚就要在那種又隱密又安靜的地方才好。
"不是啦!是因為那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我們兩個坐在摩天輪上面,在那裏他問我願不願意當他的女朋友,也是在那裏…"她停頓了一下,"他第一次吻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背景的陽光作祟,又或者是戀愛中的女人最美,可是這時的M,異常的迷人。以我多年來看過各式各樣的芭樂偶像劇的經歷來看,他所描述的這場景和這橋段,根本是二流偶像劇場景的翻版(只不過男生一定要超帥還是個總裁,女生一定要超美又是個傻白甜XD)。
"所以,他一定會在那裏跟我求婚的,我猜。"M在說這話的同時閉上了眼,享受回味那第一次定情的滋味。
我沒說出來的是,M今年五十歲。
如果說二十幾歲的愛情快樂至上,三十歲的戀情以結婚為前提,在人生經過半百時才牽手,五十歲的戀情大家又會下甚麼註解?成熟?圓滿?黃昏之戀?。但在M的身上,我看到女人面對愛情的憧憬,不論二十歲到五十歲,幾乎一模一樣、毫無差別。
最後那天我告訴M如果真的訂婚,一定要告訴我。並祝福她旅途愉快,多拍些旅遊照片讓我羨慕羨慕,M也爽快答應。
————————-
我的病人總是多而又多,像潮水一樣來來去去。唯一不變的是那灑滿陽光的診所,一個接一個病人的看,就在我把和M的對話幾乎快忘記的時候,我遇到了病人W。W是個風度翩翩的中年伸士,沒有馬甲線也沒有六塊肌,髮線也開始變得稀疏,可看的出來他保養得宜。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裝,配上卡其褲,把所謂的business casual又加了一些加州風味。
"嘿,你有幾顆蛀牙唷!需要回來補牙唷!"我直截了當的跟W說。
"唉呀!真的假的?我這幾天正要出國,等我回國來補行嗎?"W是個跨國企業的總裁,一天到晚出差到處飛,所以聽到這樣的回答我一點也不意外。
"又要出差?去哪裡?"
"其實一部分是出差,另一部分是…"W對我挑了挑眉毛,興奮地對我說,"我要向我女朋友求婚了!"
"真的假的??你甚麼時候交的女朋友?我都不知道?"
"兩年前,其實我也沒想到!都活到這一大把年紀了,我以為就這樣單身一輩子,也沒啥大不了的,直到我在臉書重新遇見了她。"
有一個男女雙方最愛說很老套的梗就是-「全世界幾十億的人口我竟然遇見了你!」多奇妙的巧合!我也想套用老梗說這兩個人一前一後竟然同是我的病人:W就是那個讓M一見傾心的男人。W告訴我他這邊的故事,講述在聖塔莫尼卡摩天輪告白時,如何緊張到不行,更沒想到M會真的答應。講述他們倆個都五十歲,老早習慣獨立、習慣自己生活,以為住在一起應該會有種種的不適應,卻反倒怡然自得,完全沒吵過架。
"完全沒吵架?怎麼可能?"我不相信,畢竟生活習慣不同而離婚的例子大有人在,我自己就見證過好幾樁。
"真的,就是很自然的相處。或許我們都到了這個年紀。也是在相處過後,才知道我們有這麼合得來。"我大膽地問W,是甚麼時候才知道自己愛上M?才決心要跨出這一步,向她求婚的?同樣的問題,我問過很多年輕小夥子,而W的回答也和許多人所說的一樣,那是在每個相處的瞬間、生活的點點滴滴中,這女人走入他的心裡這樣的老套劇情。老套得似乎在生活轉角的每處都可發生,看似簡單,事實上能在天涯海角中找到那個適合你的人,又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不禁暗想,如果當初W或是M,在二三十歲的時候匆忙地結婚,只為了趕上身邊結婚生小孩的風潮,那麼他們是不是就會因此而錯開彼此?流失掉這段比雖說遲暮,卻如此珍貴的愛情?有多少個夜裡,M是否想著是不是自己的問題?為什麼老是遇到糟糕的約會對象?但其實,也許我們都是要這樣被磨練、才能當那被敲打之後的金子,體驗純金的可貴。而上帝也在你學會一個人的圓融與成熟之後,才把那個合適的人帶給你。
"醫生,幫我看看,這個鑽戒你認為怎樣?"W拿出手機,點開了照片。我看到了至少兩克拉的鑽石,旁邊鑲了一圈的碎鑽,即使是看照片,也可以感受到那顆鑽石的光彩奪目。"你認為她會說好嗎?"看著他忐忑不安的神情,緊張失措的樣子, 我看到在成功男人的心理,還是住著一個單純渴望被愛,而且在愛情面前無比惶恐的小男孩。
"我想她一定會說好的!成功之後,記得回來告訴我!"我將手機遞還給他,認真地對他說。
看著W離去的背影,在夕陽的襯托下拉成一條線,五十歲愛情的模樣,沒有誰遷就誰,誰為誰改變,誰為誰離家出走,誰為誰奉子成婚。單純的,就是茫茫人海裡我們可以獨立生活得很好,可有了你的加入,我們不用勉強,就能夠如此怡然自得。可以從年少輕狂到白頭至老的愛情固然很美麗,可是在歷經千山萬水,過了半百的人生後才牽起的紅線,卻多了一份甜蜜的淡定。不是為了下一代或上一代結的姻緣,多了只是愛情的純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