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的道路,永遠不是一帆風順的。"(莎士比亞)
在天龍國裡工作,好比在古代的京城中求生存,被人文雅士包圍,工程師、建築師、律師、在這裡隨處可見。而在這裡所遇到的病人也不外乎是這種白領階級的高知識份子,他們文質彬彬、謙恭有禮,和你交談時,也保持著一個友善又禮貌的距離。聊天內容大都是無關緊要的工作、天氣、寵物、以及即將到來的假期或旅行。當然這不影響我的工作,對我來說,他們想聊就聊,不想聊時眼睛一閉,我也會很識趣地做我的工作,再客氣地和他們道別。
也或許因為是這樣,因此大頭D在我遇到的這些天龍國病人中是比較特別的一位。

大頭D並不是天龍人,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他,我會說他是個心直口快的粗人。但在這裡毫無貶意,相反的,在習慣於天龍國病人小心翼翼保護自己的友善基調之下,大頭D有甚麼說甚麼,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個性更。他身材魁梧,不過已有些啤酒肚的情況看來,他是不太在乎他外型的,目前於一家安檢公司擔任要職,和老闆是麻吉,但因為工作的關係,公司又在全美各地設有據點,每幾個月就得搬家。光是近兩年,他就搬過四、五個地方,前幾個月剛搬來天龍國。
"我和我老婆認識不到兩個月就結婚,你知道嗎?"大頭D每次來都非常健談,而且是非常樂意地分享自己的生活故事。他爽朗的笑聲在整個診間都聽的到。當時我正在忙隔壁房的病人,但聽他這樣講,立馬豎起耳朵聽。
"真的!他媽媽當初超級反對我們兩個,認為我沒資格帶給他女兒幸福!結果,哼!我丈母娘到現在已經離過兩次婚,而我和她的女兒卻已經在這樁婚姻中度過第34個年頭"可以聽得出來,大頭D到現在都還在記恨,如此不遮掩大喇喇地分享出來,我一邊替隔壁病人洗牙一邊偷笑。奉勸天下的丈母娘真的不要惹惱女婿,不然他不但把你女兒騙走,還會逮到機會就跟全世界講。XD
"嘿醫生!我有沒有跟你講過我跟我老婆怎麼認識的故事?"這時我做好隔壁病人的洗牙,來到大頭D的診間幫他裝牙套。
"沒有,我洗耳恭聽!"他開始跟我講起了那塵封已久,三十多年前的愛情故事。
大頭D和D太太相識於那個炎熱的暑假。在Nebraska州一個不知名的小鎮裡。當時大頭D和朋友相約,不料友人卻遲遲不出現,遲到將近45分鐘。燥熱的太陽下,大頭D等地相當不耐煩,正想要掉頭離去之際,卻被一個女生叫住。
"嘿!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這女生長得不是絕非傾城傾國之貌,勉強可以說得上是可愛,大頭D甚至連人家穿甚麼都不記得,你知道的,男人鮮少去注意這些東西。
"嗯,當然。"此時大頭D只想著怎麼趕快把女生應付掉,好一走了之。
"你會裝車上的音響系統嗎?"此時大頭D已有心理預感,這不會是樁好事。
"會,怎樣?"
"太好了!請在這裡等我,我把我的車開來,你幫我裝吧!"就這樣,可愛女消失在他眼前,而大頭D這時心裡只是覺得很WTF,但卻又不敢拒絕,就真的這樣傻傻地等她開來,然後充當她的工具人幫她安裝音響,一面心理咒罵怎麼交友不慎又運氣不好,被放了鴿子還在大太陽底下幫稱不上美女的女生裝音響。
當然事後可愛女生很有禮貌的道謝,而大頭D以為此生不會再和這女生見面。

沒想到兩天後可愛女生就打電話來了。

而且還是打電話到大頭D的阿公阿嬤家,約大頭D吃飯,算是感謝他的心意。大頭D當初沒留下聯絡方式,但女生還是千方百計地向鄰居和家人打聽,在那沒有手機跟通訊軟體的時代,她真的就這樣一家一家打,一家一家問。這故事的宗旨告訴我們說,只要有心人,追男絕對成(誤)。
不過這樣認真的方式卻也打動了大頭D,套句老梗的說法,那之後全成了歷史。而每每在聊到這段事情的時候,大頭D總打趣的跟D太太說,"是你先追我的!"("You chased after me first!")
而D夫人也爽朗的回應,"那又如何?是你讓我抓到你的!"("So what? You let me catch you!")

大頭D和D太太開始約會,不過這不是偶像劇,而是真實人生。D太太的爸媽一直希望女兒能嫁個公務員,最好還是穿著西裝,那種帶出去有面子的男生,看不起大頭D的野人蠻橫氣息,認定大頭D只是和女兒兒戲,根本沒出息,百般阻撓之下,當然就如一般連續劇老梗劇情一般,女兒在戀愛的幸福裡,說甚麼也聽不進去。
"說吧!你是否有打算娶我的女兒?"在一次訓話之餘,D太太的爸爸這樣問大頭D
"有,我認為她就是我一輩子想在一起的人!"大頭D講的認真,但其實還是被她爸爸問了之後,第一次萌生了結婚的念頭。
"得了吧!你這樣子怎麼給她幸福?甚麼時候才有本事娶她?"D太太的爸爸幾乎是用鼻子哼出來的話,一字一句用戲謔的口吻的說。
"我下個月就娶!"大頭D這樣跟她爸嗆,輪到D太太的爸爸皮皮挫。
大頭D告訴我,那年代沒甚麼機會讓你猶豫不決,沒有交友軟體上讓你想半天你的曖昧對象寄給你的愛心簡訊是否別有用心,或是考慮許久這人是否是真命天子的這種龜毛行徑。反之,行事乾脆俐落,看對眼就閃婚才是王道。就這樣,大頭D娶了D太太。那是場平凡到不行的婚禮,只有幾位友人和家人參加,而賓客名單中,雙方家長都缺席。結婚後大頭D和D太太兩人的共識,就是一起離開這個臭小鎮。
接下來的人生和一般人並無兩樣,結婚生子,為事業打拼。雙D在一起生活大半輩子,每年大頭D都會寄一篇有關於恐怖岳母干涉女兒婚姻的故事給D太太的媽媽(然後D太太就很無辜的被她媽媽罵)。兩人都是單純的平凡小卒,領著薪水慢慢打拼過生活。而當初閃婚的愛情,慢慢的在相互扶持下一點一滴累積成為一輩子的感情。最美麗的感情往往不是來自於豪門或是皇親貴族,而是在這些市井小民的點點滴滴裡。
大頭D稱D太太為"我的女王",堅持只要太太在,一定要老派的牽她的手,並替她開門。D太太喜歡紫色和獨角獸,而總會在特別節日挑選禮物送給她(不過大頭D也告訴我,D太太的品味這麼簡單,只要選紫色的東西,就算是個馬桶刷,她都會收得十分開心)。兩人生了一個兒子,但又非常有愛心的收養三隻被遺棄的狗為自己的狗兒子。他們在猶他州買房定居,原本他們以為就會這樣一起攜手到老。
但人算不如天算,結婚二十幾年後,D先生開始在工作上有所成就,接下了這安檢公司的工作後,因為工作的關係飛來飛去,每幾個月就必須搬家。而D太太的工作則必須在猶他州定居才能保住,於是七年前,開始了他們的遠距離婚姻。
"這樣,不會很想念她?不會很困難嗎?"我一邊替大頭D修牙套,一邊問他。其實這問題的答案我早就知道,從他進來診所三句不離他老婆我就看的出來,他想念D太太,而且想念到不行。
"當然會想!不過感謝科技,我們每天都視訊,一個月一定見對方一次!讓我們在彼此的大小事情中都不缺席。"就如所有的遠距離情侶一樣,每天的大小事情即便看似瑣碎,也一定和彼此分享。他們講著旁人不會有任何興趣的閒話,給對方看狗兒子們(大頭D帶了一隻狗兒子在身邊,每個月團聚的時候也會帶上他回去見媽媽和狗兄弟們),就這樣細水長流般的撐了七年。
有人說過距離總是最美,但遠距離的辛酸又有誰能體會?日出日落,當路上的情侶雙雙對對的放閃,我只能對著ipad和你談笑風生,看著你的照片,和你傳著一封封的簡訊,來證明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不過也或許是這樣,大頭D對於D太太有著說不出的珍惜。與其說他們像老夫老妻的關係,但其實拜遠距離之賜,反而像在二度談戀愛一樣。她的一頻一笑,一舉一動,甚至是簡訊的一字一句都深深牽動的他的心。或許真愛並不只是你儂我儂的朝夕相伴,而是即便我們之間隔著遙遠的距離,但我心心念念的卻只有你一人而已。
"你看,這是我的甜心。"我幫大頭D裝好牙套,他掏出手機來,桌面就是他太太的玉照。大頭D點開照片,我看到更多D太太的照片及,有睡姿、有側拍、有抱著狗兒子、有對著鏡頭笑、也有完全沒拍好的失焦照。這些照片,沒有美圖秀秀過、沒有取景、沒有修片,可卻是赤裸裸的顯露出一個男人思念女人的心情。我看到一個金髮中年婦人,歷經歲月的洗禮,身材已然走樣,眼角的細紋也完全藏不住,那是一個,在街上走著,你絕對不會轉頭多看兩眼的女人。
但這女人在大頭D的心裡,卻是他的摯愛、他的女王、他的世界,

他細心呵護的,遠距離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