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翻譯自:How to Live a Brave and Beautiful Life,由 Alicia Bruxovoort為原作者)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篇16:11)
在機場裡,有個女人坐在我的旁邊,揹著一個皮製的背包,看起來像是背了一輩子的樣子。從她腳上所穿的破舊登山鞋看來,她那雙鞋肯定也和那背包一樣,陪著她走過千萬里路。說老實話,我很驚訝於我自己本身的好奇心,一直不斷的困擾著我,讓我想知道身旁的女人到底經歷過多少的冒險和故事。
我想起我在我家的地下室裡,還有堆積如山的衣服等著我回去洗,我翹起嘴巴,一邊不斷地看著她那雙破舊的登山鞋。

過去這個周末,身為牧師娘,我忙著在服事一個教會的退休會。而我目前坐在機場裡,等帶著捕捉下一班回去一個小鎮的班機,一個名字說出來沒多少人聽過,卻被我稱之是”家鄉”的小鎮。雖說我很期待重新看到我的丈夫和我的五個孩子們,但我卻不期待回到那日復一日的刻板主婦生活,包括在孩子們上下學、教他們寫功課、煮飯、打掃的無限輪迴。
“你要去哪裡呢?” 那位破舊登山鞋的主人開口問道,打斷了我自怨自艾的內心戲。
"家。"我抬起頭來,看到她溫暖的笑容,也用同樣的問題回問她。
這才發現,原來她和我的目的地都是一樣的,但除此之外,我們的人生幾乎沒有任何重疊的地方。她為一所國際的收容機構工作,為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四處奔走。反之,我只服事打點那住在我屋簷下的六個人而已。
過去這個禮拜,當我在看我孩子的球賽,且抱怨為何又得煮晚餐的時候,她正在喜馬拉雅山太陽下,為尼泊爾飢餓的孩子們送飯送菜。她的雙腳走過深山樹林,而我的雙腳卻只在超級市場和家裡徘徊而已。
我們聊得越多,我越發不懂,究竟這跑遍世界的旅者,為什麼會和我一樣要回去那不知名又不起眼的小鎮。
當我問她這個問題時,她的眼睛發亮。
她告訴我,她要去那小鎮,因為她唯一的姐姐在那裏,繼承她從小在那生長的房子和牧場,"把牛和小孩一併帶大"。
我努力想像這一對姊妹所過的生活,有多麼的天差地遠:一個展開翅膀,翱翔世界,另一個則落地生根,可能一生連她所住的州都沒離開過。
"所以你總是你們家勇敢的那一位嗎?"我對她擠擠眼,打趣地說道。
旅者撥弄著她老舊的背包,以及鬆懈的鞋帶,迎向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對我說,"事實上,我姐姐才是勇敢的那一位。"
我臉上的表情肯定隱藏不了我的困惑,因為旅者給了我個善解人意的微笑,繼續說著,"我花了我的一生,去世界各地尋找快樂。可我姐姐每天早上都在同一個地方醒來,日復一日,選擇在她所在的地方,尋找專屬於她的喜樂。"
我瞬間覺得喉嚨卡住,心像是被狠狠地戳中一般。
"我認為那是非常勇敢的。"旅者小小聲帶著虔敬地態度說著。
聖經裡的大衛王,曾講過這麼一句話:"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提醒著我們,擁有美麗人生的秘訣,並不是來自於我們的腳步走過那些地方,而是來自於我們跟隨著誰。
一個充滿喜樂的人生,並不來自於追尋冒險,而是追尋著我們的上帝。當我們願意選擇和上帝同行,在禱告中求告祂,並願意順從祂帶領的時候,我們便會找到真正的滿足,在我們所立之處。
機場裡廣播著我們的班機號碼,宣布我們開始登機。坐在我身旁的旅者向我道別,說在登機前得和她姐姐打個電話,我眼裡默默地堆積起淚水。
我想著那正在等待我歸去的平凡人生,既累人卻又充滿喜悅,伴隨著小孩的歡笑聲和大哭聲,但在那一剎那,我忽然感到迫不及待的登上那班飛機,回到我自己美麗人生裡。而或許,在我擁抱這五個孩子們,洗那一件又一件因我不在而堆積成山的臭衣服之後,我會拿出我自己的那雙老舊登山鞋,把它拿到大門旁邊。因為有時候,我們都需要一點生活中簡單的小提醒,要我們別忘記隨時隨地在我們自己的人生中,找尋腳底下的快樂。
*******

這篇文章獻給全天下的母親,感謝你們每一位的勇敢,也祝你們母親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