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P新書<在地人玩美西>連結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納帕酒鄉的收割季節:V. Sattui酒莊


"只有春天辛勤耕耘的農夫,才能在秋季時享受收割的喜悅。"(B.C Forbes 富比世雜誌創辦人)
北加州秋季的納帕酒莊,是熱鬧、歡樂、且壅擠的。大量的人潮在這時湧進納帕酒莊,而每個酒莊也都忙於摘取熟透的葡萄,開始一連串的釀酒過程。開車經過,沿途甚至都可以聞到濃濃的果香。收割季節,真的是一年中最開心也最令人喜悅的季節。美國88%的酒都產自於加州,但只有單單4%的酒來自於納帕酒莊。如果仔細去市面上看,會發現一瓶酒從$25到$250,甚至到$2500都有。許多人問說,到底為什麼同樣一瓶容量的酒,相差那麼大?又為什麼納帕的酒特別有名??
其實大部分原因,就來自於”人工”兩個字。納帕酒莊的酒很多都是由人工採摘,一串一串葡萄取下,比較能夠品質管制。而許多其他地區的酒莊,則是用機器大量採摘,成本比較便宜,但也相對影響酒的味道和品質。
至於為什麼納帕有如此響亮的名號,得追朔到1976年的五月,於巴黎舉辦一場品酒大賽,由加州納帕產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法國產的波爾多紅酒進行PK。所有的評審均是口味挑剔又假掰的法國人,比賽方法由盲測來進行品酒,再決定那一種酒較優。當時的酒國文化也以法國為主,因此大家都篤定一定法國的波爾多會勝出。不料在進行盲測之後,所有的法國評審都選定納帕產的赤霞珠為勝選,從那以後納帕在品酒界一炮而紅,和法國酒鄉平起平坐,也奠定了世界級酒鄉的地位。
和ABC老公約好要在秋季時間前來訪酒莊,因此兩人一早就風塵僕僕的從南灣區開一個半小時上來。這回選擇歷年來得過無數獎項,同時也是納帕酒鄉中最多人造訪的V. Sattui 酒莊來參觀。

V. Sattui和我之前推薦的城堡酒莊是同一個創辦人Dario Sattui(延伸閱讀:金色城堡酒莊的聖誕節),等下會詳細介紹。酒莊外圍所栽種的美麗玫瑰花。

不同於其他酒莊,V. Sattui是唯二在納帕酒莊裡面可以大量提供餐點的酒莊(其他酒莊的餐點大都侷限於下酒菜或是和試喝搭配的菜單),他們也非常鼓勵民眾來這裡野餐喝酒。

林蔭下也提供許多休憩的桌椅,讓你愜意的在樹下邊品酒邊大嚼美食。此起彼落的談笑聲不絕於耳,這就是北加州人度過周末的方式之一。

標誌上也特別提到V. Sattui是蟬聯四年的年度酒莊冠軍。

在酒莊裡面的市場也販賣了各類的起司、麵包、餅乾、醃漬的肉類當作下酒菜等等給客人使用。但這裡的人潮到下午時分爆多,幾乎是擠得水洩不通。

V. Sattui的產酒量其實不大,一年只有6萬箱左右,和其他區域的酒莊盛產1700萬箱相比,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但V. Sattui堅持只在這裡和官網販賣,其他超市買不到,用意是為了能夠執行最嚴格的品質管制,並且砍掉廣告和大量distribute的預算,將酒的價格壓低。因此,同樣等級的紅酒,其他地方可能賣$65,V. Sattui賣$45,或者是品質好一些的酒,其他地方賣$150,這裡則是$80。因此許多酒客都特別遠道而來帶酒回去(或是直接下單,他幫你運送)。

酒莊中點綴的花卉。

雖說來訪的時間已是入秋,但由於加州天氣屬於地中海氣候,還是看的到蝶語花香的場景。

一隻蝴蝶還不夠,另外一隻也跑來湊熱鬧。

酒莊的創始人是Victorio Sattui,一個義大利移民的烘培師,老婆則是做裁縫。常常在家裡面釀酒,後來釀出興趣來,索性就轉換跑道,在1875年開啟了第一間自己的酒莊。當時他們還住在舊金山都市米慎區Mission District裡面,然後納帕舊金山兩邊跑。當時還沒有汽車和馬路,一切都是用馬拉車來納帕摘取葡萄,光是單程路程就是兩到三天,非常不容易。而釀製過程則在舊金山,好方便運送給顧客。

美麗的藤蔓,許多女孩們也在這裡自拍。

噴泉旁邊更是許多情侶嘻笑談天的地點,金色的水珠倒映著近夕陽的光輝,和上面的鮮花搭配成為一幅美麗的圖畫。

而如今V. Sattui的老闆,則由Victorio的曾孫Dario Sattui操持家業,132年的家族企業歷史至今還繼續。

順帶一提,每年V. Sattui酒莊都會舉辦收割晚宴,雖說一客$200-$300,但有著上好的酒和美食作陪。我們去的時候剛好是收割晚宴前的下午,可以開始看到場地布置和準備。

帳篷就位於葡萄園旁,估計也是盛會的主場地之一。

來到V. Sattui的葡萄園。紅酒和白酒其實都是來自同一種葡萄,差別就只在於葡萄皮給予紅酒深紅的色澤,白酒則是用去皮的葡萄釀製。順道一提,剛剛種植的葡萄前三年不能夠釀酒,全部都得落地,一直到第四年才可使用,為了就是確保葡萄酒的品質。

熟透的葡萄也供賓客採摘,通常釀酒的葡萄會比起食用葡萄品種來的小,皮也比較厚一些。V. Sattui堅持標榜著人工採摘,而非機器採摘,因此不好的葡萄直接就讓它落地當作肥料,好的才選起來。

當然這一點一滴都是血汗錢打造出來的。價格較低的酒類除了可能是機器採摘之外,甚至有可能是直接買下葡萄汁來釀酒,連種植葡萄這步都省略了。

如果沒有專人導覽,依然可以自行付費來品酒,但還是推薦各位遠道而來納帕酒莊,還是至少參加一個酒莊的導覽行程,才好徹底深入了解酒莊的歷史和品酒或釀酒的過程。

葡萄在被採摘後,放到機器裏頭壓榨成汁,壓力必須要剛剛好,免得會有苦味。之後進行發酵的步驟,讓糖分和酵母菌作為結合,產生酒精和二氧化碳,不同酒類的釀造時間和溫度也都不一樣,白酒是14C、紅酒則是26C。

發酵好之後的酒會被放入到木桶之中。別小看這些木桶,一個可要$1000美金。在品酒時所聞到和嘗到的香味或口味,都是因為放置在酒桶裡的緣故。這裡的木桶都是來自法國的橡樹。越緊緻的木紋,口感越單一,也越好控制。美國橡樹的木紋相對則比較寬鬆,因此一不小心就容易有過雜的口味。一個木桶估計可裝上288瓶的紅酒。

木桶上的標記,說明時間和酒類。這貴鬆鬆的木桶,V. Sattui只使用兩次,因為使用越多次橡木的香氣越淡。最終則是賣給威士忌酒商來釀威士忌,據說威士忌酒商喜歡這種已經泡過葡萄的木桶,可增加香氣。但通常賣出的價錢只有十分之一的價格,約$100美金而已。平價的酒商,可能就多次使用酒桶,又或者是根本省下購買酒桶的錢,直接撒上木屑了事。但這其實就和名牌包的概念一樣,或許一方面是行銷包裝某個品牌,但質料和設計到打造,畢竟都必須維持一定的水準。

而有時候,除了本身木桶給予的香氣之外,甚至還會將木桶用火燒過,又增加了不同層次的口感。

通常專人導覽會包括私人品酒,帶你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試喝這裡的酒類。

不得不說,在我到訪納帕酒莊這幾個酒莊以來,V. Sattui在試酒上算是種類最多的一家酒莊,從白酒到紅酒,真的要非常小心的把持住才不會喝醉!在試喝的過程,通常也是從白酒清爽的口感,一直到紅酒濃郁的口感,慢慢開啟舌尖的味蕾。酒單裡面,通常99%都會有這裡的特產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就是之前打敗法國波爾多的那一種酒類)。如果真的都喝不出差異,覺得每瓶都差不多,卻還是想帶伴手禮回去的話,選擇木霞珠通常就不會錯了。

一杯握在手中的紅酒,看似簡單,其實卻累積了多少的汗水和辛勞在裡面。人生似乎也是如此,我們總是嚮往著果實的甜美,卻不喜歡等待的過程和被修剪時的痛苦。在這個事事講求快狠準,一切以結果定成敗的世代,我們講求結果,討厭付出,講求效率,討厭等待。往往是在這些等待的過程,這些沉澱的日子,這些修剪後的殘破面貌,讓我們成長與蛻變。上帝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的修剪我們的生命,不浪費任何一個環節。而最終,我們在我們成為那一瓶與眾不同,能夠被欣賞、被有心人細細品味的木霞珠之後,回過頭看,我們才明白,原來,是上帝捨不得讓我們當超市促銷的廉價酒品,所以費盡心思修剪我們,讓我們結出的果子能夠香甜美味,被做成美味的上等酒品。。

最後分享一個比較特別的甜酒Madeira(原本來自葡萄牙),濃郁香甜,有一點白蘭地的味道,而釀製方式則是絕大部分的老酒加上小部分的新酒,以保有老酒的香氣和濃郁味道,也因此這款甜酒是沒有年份的,但我一喝就立馬有衝動想拿來放在蛋糕裡面。

最後一眼看V. Sattui酒莊。推薦任何路過經過或住在北加州的朋友們,一定要在收割季節來一趟納帕酒鄉。這次碰到的專人導覽其實之前是名帥哥律師,由NYU法學院畢業(附註:NYU法學院在全美法學院榜上一直都是前十名),但他告訴我說,雖說他在紐約工作的薪水極高,但他恨透了他的工作。因此後來索性轉行當酒莊導覽人員。請讓我藉由他的一句話來當作這篇文章的結尾,
"當我還是名律師的時候,無論我對人們多麼的好,大家還是恨透了我。可當我轉行來酒莊工作後,無論我對人們多不好,大家還是愛死了我。因為我是那個可以多倒一些免費酒給你的人。"Cheers!

(以上資料來自於酒莊導覽。Dr. Phoebe提醒您,未成年不能喝酒。且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V. Sattui酒莊小資料
網址:vsattui.com/
電話:(707) 963-7774
地址:1111 White Ln, St Helena, CA 94574
營業時間:9:00am-6:00pm
貼心小叮嚀:專人導覽要事先預約。建議早上來訪好避開人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美國國內航空必看:基本低價經濟艙

在三十年前,購買飛機票等同於購買飛機上的服務,比如 飛機餐 (雖說實在不太好吃)、機上免費水和飲料、機上娛樂設施(雖說三十年前都是用十幾個人一起看一個在機艙艙頂上的小螢幕,播放著畫質不優的電影)、甚至是中間的點心、自由選位、以及免費託運的行李。但廉價航空的出現,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