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英國柯茲窩的鄉村行


"全歐洲最棒的羊毛出自於英國,而全英國最棒的羊毛出自於柯茲窩。"
(12世紀的著名說詞)
來到英國之前,我最嚮往的地方其實不是倫敦,而是距離倫敦有兩小時車程柯茲窩鄉村區,兩年前看到Rick Steves介紹Cotswold的影片,讓我這個小鎮控完全招架不住,立馬列入必去清單中。這次英國行就算時間上再趕,也都一定要排進去。柯茲窩是個時間停駐於19世紀的地方,因此它帶給人的寧靜與安詳,是在這個每天被手機追著跑的世代難以體驗到的。不過,能夠體驗這19世紀的寧靜氛圍的背後,卻是因為這小鎮遭受經濟大蕭條導致。柯茲窩原本因著羊毛生意,從中古世紀時代都一直在英國經濟上扮演一席之地,帶來極大的利潤,整個區域為之蓬勃復甦。這樣的情況卻因著工業革命到來而嘎然中止。人潮紛紛往城市裏鑽,導致這美麗的村莊快速蕭條失落,並且從英國的主流經濟中消失。但這些村莊因為被棄置,反倒因此躲過了20世紀的現代化大翻修,就這樣因禍得福的保留19世紀的原汁原味下來,讓我們這些後代人有福欣賞。

柯茲窩的範圍極其廣大,認真玩起來一個禮拜都玩不完。不同大小的村莊,也有不少成為英國電影裡的場景,包括BJ單身日記和傲慢與偏見(兩部同時都是我個人非常愛的電影)。我貪心的希望看著越多村莊越好,事後證明其實挑一兩個好好放心享受才是王道。我和C先從最南端,也最小巧的Castel Combe開始,一路往北開到Bibury和Bourton on the Water。
由於Castle Combe的道路實在是太小,必須停在外圍,再另外步行進入。不過就連停車的路邊,都是美到不行的林蔭步道。同時看到許多人拿著大型的單眼相機來這裡拍照朝聖。

我們開始漫無目標在小鎮裏閒逛。爬滿樹牆的牆壁,和後面的一整排的樹林作對比,光是看到這場景就讓我身心舒暢。

門口和窗邊都種滿了鮮花,看起來非常別緻。五月份正逢英國的初春,看著剛剛萌芽生長的鮮花,真的會令人心情大好,血壓降低。

傾斜的山坡上面所蓋的小屋,看起來別致又有風味。柯茲窩的牆壁和屋頂都是由當地的石灰石Limestone所建造,由大的石頭放置在底端,小的石頭放置在頂端來平衡重量。

我當時候只覺得自己來到的一幅圖畫中,有著極度不真實的感覺。
可愛的紅色英國郵筒。全鎮上唯一發放明信片的地方是在教堂裏,自己交錢自己拿明信片離開(大概是篤定應該沒有人會道德倫喪到敢在教堂裏面偷竊)。真的有心的人也可以這裏寄明信片給自己。
十五世紀的時候,這個小村落形成一片欣欣向榮的景緻,除了每個禮拜的市集之外,還有兩個水井,提供人民聚集的所在。
柯茲窩的原意來自於撒克遜語Saxon的"由羊群棲息地所形成的山丘",從字面上翻譯便可得之羊群對於這地點的重要性。
沿途看到隨意綻放的花朵們。
小巧可愛的茶屋。待在英國的每一天,我幾乎都是瘋狂的灌著英國茶。和我在美國所喝到的茶點相比,英國茶更香醇,口感也更為濃厚。在住宿的旅館或民宿裡,不一定會有咖啡壺,但一定會有茶壺提供各式各樣的茶(通常都是Twinings)。
左後方尖頂的建築是中古世紀十遺留下來的小教堂。這裡雖說鄉村風味濃厚,但許多建築其實都被有錢人和大明星買下,成為夏天的度假小屋,包括瑪丹娜、伊莉莎白赫莉、和凱特摩斯在內。
來到鄉村的底端,我們在沿途上碰到了來自保加利亞,卻來英國念書的一對可愛小情侶,男的正女的美,而且身材都是不可思議的好)。他們拿著在小鎮教堂裏所購買的明信片,請我們幫他們拍攝和明信片同樣場景的照片。不過就算不是同樣角度,在這裡真的隨手拍,都是一張美麗的明信片。
還記得在傲慢與偏見原著裡,女主角伊麗莎白曾說到自己非常喜愛在鄉村中步行,甚至為了探望自己的姐姐珍,走好幾個小時也毫不在意。英國人其實非常喜愛步行,而步行的文化也根深蒂固的在他們文化中。每年英國最大的步行俱樂部Ramblers還會舉辦大型路走Mass Trespass的活動,確認全英國50,000英里的行人步道全都被走一遍。
我和C在這裡待了半個下午的時間,卻希望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在此駐足良久,消磨時光。
慢慢走回我們停車的地方,沿途上看到垂下來的花朵,雖說並不像一般玫瑰百合大或其他大型花卉那樣搶鏡,但我卻更喜歡這種必須細細品味週遭才能被發現的低調花卉。
開車來到第二個小鎮Bibury,也是旅行團和許多英國近郊一日遊的最愛地點。
沿途看到天鵝和小天鵝(也就是俗稱的醜小鴨)在悠哉的戲水。
Bibury著名的就是一整排的老舊的織工房Arlington Row,原本建於1380年,用來當作羊毛紡,於17世紀改建為織工房,同時也是在柯茲窩最常被拍攝的地點之一。
近距離觀看織工房,這附近同時也是遊客最愛的野餐地點。
就在我們繼續開往下一個小鎮時,沿途上遇到許多可愛又不怕人的羊群們。就在我們將車停在路邊,拿起相機和手機時,他們到是非常有默契的一起朝向鏡頭看,或是直接圍過來。
雖說沿途可以看到許多羊群,但羊毛業基本上已經不復存在,要蒐集羊毛的成本遠比購買羊毛來的多。而在中古世紀,取完羊毛後宰殺羊肉,便成為非常有嚼勁的Mutton。不過現在的羊肉大多都是以羊羔肉來烹煮(也就是宰殺的年齡小了許多,但肉質也更嫩一些)。
聖經上常常把人類比喻作羊群,因著就某些地方人和羊極其類似,我們固執、愚鈍、容易恐慌、同時也常常不知如何辨識危險。但上帝應允我們當我們的好牧人,日復一日都看顧並保護著我們,與我們同在。
最後來到的地點,是另一個遊客的最愛Bourton on the Water。雖說這裡具有"柯茲窩的威尼斯"之稱(題外話,根據Rick Steves指出,這大概是因為這小鎮有水,也有爆炸多的遊客,跟義大利的威尼斯一模一樣XDDD),但這裡也是相比之下商業氣味較濃厚,遊客較多的小鎮。因此Rick Steves旅遊書建議,在傍晚或晚間時分前來,才不會和遊覽車下來的旅行團遊客人擠人。我們到達的時候正好是日落之前的一個半小時,人潮清淨了許多。河邊的柳樹是一大亮點,在這邊愜意散步的確是十分令人享受的事情。
傍晚時分的店家許多都紛紛打烊,其中右邊店家的名稱真的太可愛了,用水上波特Bourton on the Water改編為水上麵包Baguettes on the Water。

到處都可以看到彼得兔的商品,我們隨意逛了一間還沒打烊的彼得兔店家,也順手買了兩個有著彼得兔圖樣放茶包的小盤子。

此時我們兩個因為中餐沒怎麼吃(都在忙著趕路看小鎮),因此C來到Cornish Bakery,剛好在打烊之前有著麵包半價的優惠,於是就被吸進去看。
各式各樣的鹹派和甜點(甜點在另一邊,沒有拍到),澱粉控的C立刻招架不住的買了四個(又因為特價,兩個鹹派1英鎊,簡直是不要命的好價錢)。
隨便點了幾樣來吃,裡面的鹹派包了馬鈴薯和肉餡,暖呼呼的在嘴中炸開,味道也是不可思議的剛剛好。習慣了美式鹹派的死甜死鹹,在英國卻反倒吃到了肉質豐厚又極其美味的鹹派,現在吃不到了反而有一點小小悵然的感覺。
美麗的柳樹成為小鎮中最迷人的風景。

從英國旅行回美之後,我在舊金山天龍國遇到一位從英國來的病人,他告訴我,他即將回英國鄉村退休,退回他家人所在的小鎮。和矽谷的高物價、快步調、以及車水馬龍的生活相比,他期待能夠退隱山林,與大自然為伍。於是他將他在矽谷科技業公司上班的積蓄拿出來,在英國鄉村小鎮買了一間小屋。這裏四季分明,即便沒有加州陽光,不過有家人的陪伴,外加慢步調的呼喚,他甘之如飴。
我想我可以了解,為什麼他作出這樣的決定了。
(歷史資料來自於Rick Steves旅遊書Great Britain)


更多美國旅行資訊請看DrP新書<在地人玩美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