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粉絲指定:留學的預備,虎媽的戰果



"一個對於知識的投資,往往擁有最佳的利息。"(富蘭克林)

很多粉絲問過我,我的英文是怎麼學的?來美國留學,做過多少的準備?這實在是個說來話長的故事。和美國的淵源,大概從我出生前就開始。我的虎媽在學生時代念的是英語系,研究所又是念教育,一生懷抱著遠大的美國夢,希望來美國留學,體驗美國生活。就在父母都在美國求學期間將我生下後,開始了我和美國分不開的關係,於是從我三歲就開始親自教我學英文。


虎媽是個愛閱讀又具備批判與深度思想的人,教育哲學就是不能忍受平庸,凡事都一定要 Extraordinary,想盡辦法讓女兒也成為一位出口成章,出類拔萃的菁英,認定這教育不能等,得從小就培育女兒有國際觀。可惜我從小到大的人生哲學總是日子怎麼好過怎麼過,做人只要差不多就好。國際觀是甚麼?能吃嗎?搞得虎媽一天到晚叨念,為什麼女兒老是不像她?雕塑起來比登天還難?

第一次來美國念書時是小學畢業後,在這之前,其實有著冗長的鋪陳準備。每位即將進入中學就讀的外國學生,都得決定是否必須進去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班級就讀,ESL是為外國學生預備的課程,好幫助那些剛來美國,英文不夠好的學生加強英語能力,等到程度夠了,才能轉至普通班級就讀。虎媽認定,一定要想辦法讓我不需要上ESL的班,而直接上普通班與一般的美國學生齊跑才是王道。為了讓我順利和美國中學生接軌,虎媽給了我一連串的英文訓練。每天背十幾個英文單字之餘、再利用這些單字寫一篇的作文練習寫作能力,看美國影集電視時必需把字幕遮起來、大量閱讀英文課外讀物,還不能是不用大腦的小說,必須是她認定有水準的(但我當時認為枯燥無聊的)時代雜誌和還沒絕版的Newsweek,跟得上國家大事才行。於是每天學校作業做好後,還得做我虎媽為我精心客製化的美語速成班功課,外頭補習班有上班下班的時段,可虎媽速成班的時段,基本上就是虎媽醒著的時候,隨時機會教育,想跑也跑不掉。

這中間我不是沒抱怨過,畢竟哪個小孩喜歡在暑假時眼睜睜的看著同伴都出去玩,而我只能與書為伍?但虎媽堅持不退讓,說我現在吃點苦是為著到美國後較輕鬆。就這樣日復一日,一直到成果驗收那一天。虎媽戰戰兢兢的把我送進了洛杉磯學區教育局辦的鑑定考試,鑑定是否需要去上ESL班級。主考官英語講得飛快,我聽力受到極大的考驗下,變得答非所問,沒多久,就被認定我英文不好,直接告訴虎媽我得進入ESL班級,聽力都有問題,憑甚麼跟人家進普通班?口語能力和寫作及閱讀都不用考了。

可虎媽的字典裡,除了沒有放棄之外,更沒低頭認輸這四個字。她語氣堅定的跟主考官說,我相信我女兒的能力,她英文是我親自教的,你要給她機會證明她閱讀和寫作能力,不能因為聽力不好就刷掉她,相信我!監考人員看虎媽這樣執著,有點不悅的說,從來沒有任何一位家長質疑他們的鑑別機制,但是最後還是勉強答應虎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做了閱讀測驗的文章,接著又讓我寫一篇文章,題目是"我將來的志願"。好死不死剛好是被虎媽猜到的作文題目,整個暑假我不知道練習寫這題材多少回,所以我就輕輕鬆鬆地用英語表達,我將來要當老師的老梗內容(現在想想還好沒當老師,不然可能會誤人子弟吧 XD),主考官看完之後驚呆了,有點尷尬的自我解嘲說,這太神奇了,畢竟聽力完全不行的小孩,居然有和美國學生程度接近的寫作和閱讀能力,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虎媽笑笑地跟監考老師說,"我沒騙你吧?我女兒的程度,我最清楚了。"那自信滿意的神情,整個過程很戲劇化的轉變,瞬間讓我不得不佩服虎媽,這麼斗膽的為唯唯諾諾的我爭取機會。於是主考官和虎媽達成協議,讓我進去試試看普通班,但我若是在普通班裡英文遇到障礙,或是跟不上程度,即便我的寫作能力再強,也得乖乖回去念ESL班,虎媽同意,就這樣,虎媽 VS. 美國初中英語檢定系統,完勝。

之後的日子,我進了美國的初中,開始了和台灣完全不一樣的教育生活。這裡沒有唱國歌,但得對著國旗宣誓 Pledge of Allegiance。這裡不用穿制服,但周邊同學13歲的小女生已學會化大濃妝。這裡沒有一板一眼的死背方式,老師反倒一天到晚出奇招,比如要求我們帶一大袋糖果,用糖果做出細胞膜、細胞壁、細胞核等東西,幫助我們記憶細胞裡的各個系統。我慢慢交了朋友,適應了環境。雖說聽得出來我的英文有腔調,也在背後笑我英文講得奇怪。但我很幸運的結交到不會排擠我,也不會介意我口音的知心朋友,對我來說,這樣就已經足夠。直到過一段時間之後,有天有人問我是從哪個州過來的,我就知道我已經跟他們沒有兩樣了。

我不得不感謝台灣式的教育,教會我對於功課的認真和執著。在台灣教育體制下,一有功課一定當天做完,並且任何功課和考試都得努力溫習實屬常態,也因此讓我盡快跟上速度。但另一方面,我也是到美國後才知道,大多數的同學都不會以課業為優先,他們下課後通常會和朋友去百貨公司商場閒晃、男女朋友情竇初開的小約會、吃些廉價美食享受學生的生活。他們可能功課晚點交,但他們絕對不會放棄和朋友的相處時間。

"It’s my life! And I have to live my life!” (這是我的生活,我得學會過我的生活!),是我最常聽到他們說的口頭禪,但這生活,並不指學校,而是泛指人生的一大部分。

我的故事被學校老師和校長注意到,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剛從台灣來的小女生,來美國一年不到,卻能跟上同學的腳步,為此而嘖嘖稱奇。我因此被老師們評選為"進步最多的學生",校長也帶我到一個公益組織舉辦的評鑑活動中,領取這獎項,是我從沒想過會發生的事情。中學畢業典禮,校長特別宣布有一個來自台灣的女生表現優異,先後拿下了總共七個獎項,而大老遠從台灣飛來參加畢業典禮的虎媽,遠遠望著我,在那天感動的熱淚盈眶,也流下了難得一見的淚水。

我並沒有多厲害,也不敢說我比別人多聰明。但我不得不承認,虎媽高壓式的教育,為我一點一滴打下了英文的底子。幾分耕耘就換得幾分收獲,日積月類的單字、會話、文法,並沒有一氣呵成,可卻是細水長流的融進我的骨子裡。也因為這樣的基礎,讓我得到一個跳板,得以進入一個強迫我全面說英文的環境,讓我比預期中的更快融入這個圈子。

我的英文能力,說穿了,其實就是虎媽的實驗戰果而已。


延伸閱讀:如何融入美國的聊天文化美國國定假日大剖析ABC vs. 小留學生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網路著作權聲明

4 則留言:

  1. 妳應該也是很有天分才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沒,畢竟她從三歲開始教...所以虎媽的意志力和執行力不可小覷!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