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在San Simeon的山坡上蓋個小東西。我受夠了每次來到San Simeon地區都是搭帳篷,我老了,經不起風吹雨打了。我想要蓋一個小東西,好讓我上山的時候能夠舒服一些。"(威廉赫斯特)
那赫斯特口中的"小東西",就是我們現代人所參觀的"赫式古堡。"踏入赫式古堡,彷彿通過時光隧道一般,讓你一瞬間回到1940年,那個貴氣奢華、極盡炫富的年代。不同於現今社會強調平民化草根化,甚至是有錢人都還要出來說他們偶爾也會喝喝珍珠奶茶而不是每天都是伯爵下午茶這種假掰話,在那年代,有錢人就是全社會的焦點。能夠在適當場合顯現出自己的財力和社經地位是很平常的事,而他們從吃穿到用的,也都會因此在社會上掀起一股潮流。


第一次世界戰爭爆發之際,許多歐洲貴族為了逃難和籌錢,不惜賤賣一切家當。就在這時,美國的上流社會也藉這個時機藉此以便宜的價格購入大量的歐洲骨董、珠寶、和藝術品。在精緻雕琢的歐洲人眼裡,美國這些暴發戶根本就是俗又有力,某些程度來說,好比我們在看土豪一樣。畢竟歐洲的皇親貴族教育是從小滴水穿石般地完成,從禮儀到美食到音樂缺一不可,文化的洗禮也不是一天兩天就得以完成的。而美國致富的原因大都來自於開採礦石(比如赫斯特的老爸)、黃金、或是石油,就算一夜致富,卻也難以脫離土包子的氣氛。
赫斯特便是急於想擺脫這種刻板形象的人。
赫斯特母親在他十歲那年,帶他遊歷了一整年的歐洲。從英國的西敏寺、法國的聖母院、義大利的威尼斯,都有他們母子的足跡。赫氏深深愛上這些歐洲的歷史和文化。也因此,在他長大後,繼承龐大財產,又拓展他的事業,變為當代的媒體大亨之一,錢多到花不完的時候,便打定主意要在他童年的家San Simeons山坡上蓋一個別墅,方便他有空時來休憩小住。據說當時他常和小洛克斐勒(沒錯,就是紐約洛克斐勒中心的少爺)相較相比,令他決心要把這別墅打造的又貴氣又逼人。
來參觀赫式古堡,最推薦的時間莫過於聖誕節時分前來。此時的赫式城堡不同於以往,打上精緻的聖誕燈光、炫目神迷的裝飾,配上復古的造景和還原當初赫氏的家具擺設,與其說是古堡,倒不如說像是一個博物館比較合適。
我們挑選了最早時間的展覽進去,剛好碰上美麗的夕陽。赫式古堡在白天時也可看到美麗的海景。

如你所見,城堡周遭荒涼一片,除了海景就是樹林,因此長途跋涉的交通十分不易。赫斯特在招待賓客來別墅入住時,也會包下整輛火車載賓客前來,再另外轉搭轎車來到山頂上的別墅,或者,就直接搭乘他的私人專機。他的私人專機除此用途之外,赫斯特每天都會差人用飛機將當日的報紙運到城堡,好方便媒體大亨赫斯特審閱整理,批改後再用專機運回去報社給編輯修改發行。古人流行飛鴿傳書,赫氏則喜愛專機傳書。

來到夜晚的赫氏古堡,圖中是其中的最大建築Casa Grande,但除了這棟建築之外,還另外有其他的賓客會所(一整棟都是給赫斯特的貴客使用那種),羅馬室內泳池、天王星池 Neptune Pool等等。

階梯上來後,可以看到遠方的夕陽顏色。而階梯走到則是以地中海式建築為主要的靈感來源。

前方便是賓客的住所之一,來赫式古堡裡待過的貴賓有著許多政商名流,包括卓別林、克拉克蓋博(電影亂世佳人的男主角)、羅斯福總統、英國的邱吉爾首相等等。

可惜美麗的戶外海王星池(Neptune Pool)因為漏水而正在施工當中,不然水放滿的樣子一定很美。

美麗應景的聖誕節裝飾散落在赫式古堡的每個角落,而別小看這些門窗上的設計,大都是從歐洲運來的骨董。

來到賓客的別館,雖說只是給予賓客使用,但卻也都是富麗堂皇的裝置,裡面也都擺滿了赫斯特私人的收藏。順帶一提,在整個城堡裡的收藏有上萬件,但其實只佔赫斯特所有收藏的10%,其他90%則散落在赫氏的其他家中,包括紐約、洛杉磯、墨西哥,但更多的收藏則是放置於倉庫裡面,連赫斯特自己本身都忘記他目前有哪些收藏品。

另一間房間的擺飾,金碧輝煌的牆壁雕花非常搶鏡,許多都是從歐洲的修道院或是貴族家裡來,赫斯特也是個不輕易滿足的人,總是一再的更改他的建築和計畫,想要做到盡善盡美,但又覺得永遠不夠,還想要更輝煌更鋪張。

仔細拍一下天花板的特寫,讓你一踏進房間裡,眼睛幾乎都不知道該擺在哪裡。

既然是聖誕節,看到和耶穌誕生於馬廄裡的畫面,根據聖經紀載,耶穌即將誕生的那一天,由於羅馬政府正於殖民地展開戶口調查,所有的旅館全都客滿。耶穌的母親瑪莉亞不得已,只得拜託旅館的主人找一個空的馬廄給她生產,就在那裏產下了耶穌(後面擺著牛的插畫實在是太可愛了)。

參觀完賓客的別管,回到花園中,到處都是藝術品林立,包括下圖的雕像。

接著來到赫式古堡中最主要的建築物Casa Grande,裡面包括宴客廳、餐廳、廚房等,以西班牙南方的建築方式為主,裡面共有115間房間,包括38間客房,一個圖書館、一個電影院、以及僕人管家的臥室和房間。

精緻俏麗的大門,一看就充滿著濃濃的歐洲復古風味。

來到貴氣逼人的客廳,這一間客廳極盡寬敞但是每一寸空間都被精心的裝扮,有壁畫、雕刻、裝飾,沒有一個地方是空白或是簡單帶過,感覺赫斯特是一個講究完美的人。

據說赫斯特曾在這棟別墅裡面過了17次的聖誕節,每一次都是鋪張擺飾。禮物多到不行,所謂花錢如流水大概就是這樣。

客廳中擺一顆聖誕樹不夠看,在赫斯特的客廳裡永遠都是兩顆。

禮物也由於多到擺不下,得分兩棵聖誕樹放置"男生的禮物"和"女生的禮物"。

剛剛從外面看進來的燈光就是來自這扇門。從天花板的雕花到壁畫,讓你每個地方都看得眼花撩亂。

接著來到富麗堂皇的餐廳,高挑的地板配上多而又多的旗幟。據說赫斯特通常都做中間的位置。你在他這裡待的時間越長,座位就會離他越來越遠,算是另類的"逐客小暗示"。赫斯特也禁止在他的房間裡面飲食,若要吃東西,得通通來到餐廳裡面。

可以想像在燭台上點滿蠟燭,賓客一邊談笑風生,一邊享用美食的狀況。

順帶一提,赫斯特雖說會宴請賓客小酌,但禁止賓客帶自己的酒精飲料前來,因為在他眼裡,喝到爛醉如泥是非常無禮且不負責任的行為。

來到餐廳後的廚房,那個年代,沒有手機、電視、電腦。最多的娛樂就是看書、吃東西、游泳、聽留聲機或和其他賓客聊天。偶爾無聊的時候寫寫信給家人打發時間。時間在那年代似乎過的緩慢許多。而所有的食物,也都必須靠這些廚師們手工製作,沒有電動攪拌器或是機器,全部都得DIY。

連手龍頭都是金雞造型,真的貴氣逼人。

來到另一端的起居室,美麗的燭台,復古的壁畫。如果硬要說這裡和歐洲有甚麼不同的話,大概是歐洲的隔間比這裡小,裝潢也比這裡老舊很多吧!

用上百顆的聖誕紅所佈置成的聖誕樹深得我心,比普通的聖誕樹更高雅迷人。

立體的天花板一點也不馬虎,一樣都是從歐洲運過來的。之前曾寫到洛杉磯的蓋提曾經也是赫斯特的座上賓,來這裡後給予了他無數靈感,也成就日後的蓋提莊園博物館蓋提中心博物館

古色古香的迴廊。

來到娛樂室,古堡內隨處可見聖誕紅的身影。

這幅畫據說是赫氏城堡裡面最價值昂貴的藝術品,來自於14世紀,當初赫氏以$100,000購入,換作今日,應該會是天價中的天價!

之前提到,那個年代的娛樂真的有限。沒有哀鳳放音樂,鋼琴音樂則成為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

導覽人員帶我們到電影放映院內。在赫氏的年代,電影還是黑白色的,當然赫氏也在電影界有所投資,因此邀請不少明星過來小住。為了應景聖誕節,還特別播放經典老歌白色聖誕請大家一起來個大合唱(有點歪果仁唱KTV的Fu)。

最後一站,來到到赫式城堡的羅馬式室內泳池,據說也是赫式城堡內最受歡迎的娛樂設施之一。許多賓客在晚餐過後也會來小游一陣,一邊看著金碧輝煌的天花板,一邊看著波光璘璘的水面。而地板上也鋪滿了一大片的金箔,和一百多萬片的磁磚相互輝映。

夜晚的燈光、寧靜的水面,靜謐的室內游泳池成為整個導覽的終點。好萊塢某位女星在使用過後,曾經寫信給她的母親這樣說:"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在這樣美的地方,而那室內泳池更是氣派到令我難以形容。相信我母親,如果說羅馬帝國的皇帝有個私人的游泳池,大概就是長這樣吧!"這一句形容貼切了形容赫氏要超越眾人的決心,就是一個室內游泳池,也都要想盡辦法讓你的下巴掉下來。但,這就是赫斯特不甘寂寞,又想超越自己的風格。想要親身體驗1940年代的富豪巨室聖誕過節氛圍,又懶得飛去歐洲看古堡,那麼大大推薦跑一趟加州中部的赫式古堡!

(歷史資料來自於導遊口述和官方導覽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