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食物成為你的良藥,而良藥成為你的食物。"(醫學之神希波克拉底)
北海道的高潮往往都是放在最後,同時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函館山百萬夜景了。但其實,除了函館山之外,我個人認為函館另外不可錯過的兩個地方,便是他的女子修道院和函館超市,不是因為這兩個地方有多特別,而是這兩個地方都提供了不可錯過的北海道美食。(延伸閱讀:不可不吃的北海道美食

到北海道函館的時候,還有些時差,總會早凌晨四五點起來。但這也不是件壞事情,畢竟住的飯店總有24小時的浴湯,泡泡湯之餘還會順便看到函館市的日出。函館的湯之溫泉據說非常有名,其中湯之川溫泉已有數百年的歷史,還曾被選入名湯百選。在日本凌晨時泡湯是個非常特別的體驗,雖說所有人泡湯裡面我的年紀大概算最輕的,畢竟會在凌晨四五點去泡湯的大都是阿婆等級的客人,我不以為意。在一個城市都還在睡夢當中的時候安靜地去泡泡湯,看看日出,是非常特別的經驗。唯一的缺點,大概是之後的行程空檔一定得找機會補眠才行。
來到北海道我才見識甚麼叫做真正的日式湯屋,裡面想當然耳不能拍照,但木作的凳子、配合著一個個的淋浴間,讓我想到古早時代的台灣。每位客人都直接坐在凳子上面洗頭髮和洗澡,之後還提供負離子吹風機供客人享用。這在歐美飯店絕對不會看到,我也猜想或許是這樣,日本旅遊才一再地受到台灣人的青睞,總是在這些不被注意的小細節中,看到台日文化重疊的地方。

窗外便是美麗的函館市。

早晨的函館帶有一絲涼氣,卻也多了一份靜謐,我想這大概是時差唯一的好處吧!總會讓你不經意的,看到一座城市還在休憩的面貌。

等到城市甦醒,我們來到函館的第一個景點女子修道院,歷史追溯至1898年時,由法國派遣八位修女來北海道所創建的修道院,也因此建築和造景都有歐風的成分所在。

修女的生活十分嚴謹,除了投票和看醫生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待在修道院裡面,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簡樸低調的小教堂。
這些修女們大都凌晨三點半起床,晚上七點半準時就寢,規律作息一程不變。除了祈禱、研讀聖經之外,修女們也會親手做一些餅乾、絲巾、串珠或是小手工藝品之類的來賺取生活費。

而函館這地區由於曾經有外國人來,因此有著許許多多的教堂。目前依然有修女住在女子修道院裡面。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這裡我就想到真善美裡面的瘋狂修女瑪麗亞(延伸閱讀:奧地利薩爾斯堡的真善美

清幽的修道院並不大,愜意的逛一逛,拍拍照,逛逛修女的手工藝品,很快就結束。接著來到女子修道院旁邊的冰淇淋店,嘗嘗號稱是北海道最好吃的冰淇淋。北海道有著號稱全日本最好喝的牛奶,或許也是這樣,這裡的甜點都不要命的好吃。

冰淇淋的口感綿密,我不敢說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冰淇淋,但絕對是我吃過牛奶味最為濃郁的冰淇淋。含一口在嘴裡滿滿的牛奶味。

吃完了冰淇淋,繼續朝著北海道函館出名的朝市出發,同時也是日本三大朝市之一。

老實說,本來我對於北海道函館朝市沒有多大的期待,畢竟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日本的海鮮市場,有甚麼大不了的?但也是真的在進去逛吃後,才知道裡面別有洞天,也是在這裡,讓我對海鮮的新鮮標準大幅提升。

新鮮的活海鮮,全都用容器裝好,看起來整齊乾淨。

看不完的螃蟹和干貝,看得令人心身舒暢,能看到能吃的海鮮就覺得好療癒啊!。據說台灣有10%的人口都來日本玩,而逮完郎又是徹底貫徹民以食為天的民族,也真的難怪能擄獲我們的心,畢竟光是北海道的海鮮這一塊就吃不完了!

螃蟹大肚子的特寫。

來北海道幾乎是天天吃海鮮,但這裡的海鮮肥美又新鮮,徹底把我之前所吃過的海鮮全都比下去了。

想要購買干貝、海帶、及一些乾貨也都可在這裡買到。北海道的昆布十分有名,也是在這趟旅行之後,我才開始學會用大片昆布熬煮出清美的昆布高湯。

點了新鮮的烤干貝和烤海膽,底下用火烤之餘上面還烤的微焦。

我本身對海膽沒特別感覺,但這裡的海膽香濃多汁又入口即化,完全無半點腥味,真的是我吃過味道最原始又最讚的海膽!

干貝同樣也是上面烤的微焦,內裡軟嫩,連被逼出來的汁也十分清甜。

函館超市到處都有販賣生魚片丼飯,我們在離開函館朝市之前,才臨時起意決定吃吃看,也沒比價也沒查評價,完全就是隨便閉著眼睛挑一間來嘗個味道。

新鮮的蟹肉(而不是美國用的那種人工魚板蟹肉)、外加新鮮的鮭魚和干貝,一點點的芥末和醬油,就是人間美味。當時我只恨自己沒有多幾個胃,可以把這些美食完全吞下肚。

飯後來吃水果,剛好遇到北海道夕張哈密瓜正在出產。每一顆的大小並沒有特別的大,

夕張哈密瓜的口感甜膩多水,和在美國吃到的香脆哈密瓜口感截然不同,但的確是有蜜甜味在你口中運染開來,令你吃後難忘。在吃了一輪函館朝市的海鮮美食之後,用夕張哈密瓜做結尾剛剛好。要是可以扛十顆回美國,我會非常想把他們全部打包帶走的!

終於等到夜幕低垂,來到函館山上看函館夜景,同時也是世界三大夜景之一。但三大夜景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因此一到停車場,一半以上全被觀光客的巴士所停滿。

來到室內購買來回票,坦白說,拿到電車票並不是最難的事情。

最難的,是得充滿耐心地等呀等,因為這裡充滿著無敵恐怖多的人潮。

大約等了近乎像一個世紀那麼長之後,終於見到美麗的函館灣扇形夜景,同時也是被稱為世界三大夜景之一。

閃爍的燈光和津輕海峽相互輝映,據說在這裡還可以看到愛心的話,就能得到幸福。可惜姐已經過了你濃我濃的年紀,還真的沒看到愛心、感受到幸福滿滿的情意,反倒是感覺到人前人後的推擠。

來張寫實照。函館山前面的人潮至今令我印象深刻,為了達到更高的看台,我被夾在人群之中,動彈不得,鑽了又鑽大約半個小時,才到更高的眺望台來拍下這張觀光客寫實照。

美麗的扇形夜景,搭配已快被撐破的胃,配合著人潮周圍所散發的體味,我想以後只要一提到北海道的函館山,一定會同時想到這三件事情。函館山夜景美歸美,但卻也是遊客眾多人擠人的地方。因此,和時代廣場跨年一樣,一生來一次已然足夠,但是記憶深處將永遠鮮明輝映著閃爍明滅的燈影。
(以上資料來自於維基百科和導遊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