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牙醫學院裡,拿A的學生會是最好的研究人員、拿B的學生會是最好的臨床教授、而拿C的學生,會賺最多的錢。"(NYU的牙醫教授)
今天來聊聊天龍國的摳門老闆故事,前情提要,就在我經歷紐約的爛老闆,洛杉磯的必取老闆之後,終於來到舊金山天龍國。剛好另一位牙醫朋友要離職,順勢就把她的工作接收過來。對我來說,只要我的老闆不會性騷擾、準時給我薪水,我就認為是個好工作(沒錯,在經歷那麼多恐怖老闆之後,我對於老闆的要求已經非常非常的低)。而就大部分的情況來說,我老闆對我,並不是壞老闆,但她是不是好醫生,這點要留給你們評斷。
我這麼說好了,病人需要補牙實屬正常,某些時候,蛀牙蛀得比較大,會有少數小部分的病人在補牙之後需要抽神經、做牙套,但任何需要補牙的病人只要經過了我老闆的"巧手"之後,80%通通都需要抽神經做牙套,價錢也是補牙的五六倍。雖說大部分的病人並不知道,他們遭受的是"特殊待遇",但在我們內行人看來,這樣的數量高的有些嚇人也有些恐怖。醫生其實應該只是治療需要被治療的部分,老闆卻喜歡加碼,想辦法讓病人多掏些錢出來。
這類型aggressive的牙醫比比皆是,老闆不是第一也絕非最後。但你要想辦法A病人的錢,得要做的有技巧一些。有些牙醫就算牙齒做得再爛,可他們總可以讓病人笑笑的、心甘情願的讓被他們治療。再怒的病人,只要經過這些高EQ的牙醫師,原本想要幹架的心情總可以被安撫,並且乖乖順順得像隻小貓一樣,任醫師處置。可惜的是,老闆的EQ並不高。她的處理方式很爛,總是不解釋清楚就直接鑽下去,讓病人氣得直跳腳,事後再來抱怨。而抱怨的時候,老闆也會躲在第二線,讓前檯小姐去進行滅火的動作,最後病人如果真怒真要提告,老闆就會直接給錢了事。
天龍國的病人動怒不會這麼放過你,還會在網路上留下負面評價。在天龍國這樣的黃金地段,Yelp(一個超夯的滿滿大平台,也是天龍國矽谷的產物)的評價非常重要,任何只要對商家、餐廳、或是診所不爽的情況,通通可以留下評價(附註:如果來米國大城市需要尋找美食的,這也是個好用的APP)。但Yelp也很聰明,只要你願意,付給他們既定的廣告費用,他們可以幫助你,讓你的診所的負面評價不會那麼明顯,凸顯正面的評價等等,完全就是施行在美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劇情。但摳門老闆節儉到家,死也不肯付任何廣告、行銷、或是診所的宣傳費用。死心眼的認定病人會從四面八方降下來。殊不知天龍國病人的一大缺點,就是常常搬家。有時候找到更合適的出路,就會走人,造成老闆的舊病人流失,卻難有新病人進來的狀況。而不同於其他診所人氣越來越興旺,摳門老闆的生意卻始終低迷,造就老闆也越來越嗜錢如命,對病人的診斷也越做越大宗的惡性循環,甚至是第一次見面的病人,都想辦法讓病人直接就先掏錢抽神經(雖說病人明明只需要補牙),要錢的模樣著實難看,技巧也相當拙劣。
摳門老闆對診所摳,對員工當然也是摳,數十年如一日的薪水不說(這點和很多逮丸的老闆一樣),該給員工的醫療保險福利也沒給。偏偏遇到一個體弱多病的前台小姐,風一吹就像林黛玉一樣會倒那種。上個月前檯小姐腸胃炎連續烙賽了將近一個月,都不敢去看醫生,因為米國看一次醫生費用很高,自費的話往往就是美金幾百幾百塊。就在前台小姐烙賽烙到快要虛脫,跑去求老闆拜託給她醫療保險時,老闆只說,"你就多吃點東西就好了!多吃東西多吃胃藥,就不會烙賽了!"
這讓我想到中國古代的"何不食肉糜?"的例子,以及法國瑪麗安東尼所說的"讓他們吃蛋糕吧!"的典故,古今中外的昏庸必取嘴臉,是全球性的!
但另一方面來說,我的摳門老闆是個工作認真,且極為精幹厲害的中年韓國女人。根據我朋友跟了他兩年的描述,除了國定假日之外,她從來沒主動放過任何一次假(上一次的旅行是十幾年前的度蜜月)。在從學校畢業之後,開了兩間診所,沒日沒夜的工作。一直到現在結了婚,嫁了人,還是不改之前的作息。老闆有兩個小孩,我所認識的牙醫,通常到這樣的人生階段,既會賺錢也會捨得花錢,就算不花在診所裡,也會花在自己身上。老闆很少帶小孩出去玩,就算是度假都沒有。就連之前紐約最最最小氣的小胖老闆都帶著老婆去搭cruise,而且夫婦倆都是開BMW的轎車,有機會也會吃吃紐約米其林的餐廳。可我的摳門老闆不是,她穿的普通平常,車子也是最基本安全的Ford品牌。更別提吃昂貴的餐廳。照理說她的房貸、車貸、學貸早都還完,活得有如牙醫界的阿信,到底是為什麼?
直到我的牙醫助理告訴我老闆的故事。
老闆晚婚,嫁了一個工程師。但可惜的是工程師老公在職場上不得志,被裁員之後有了鴻圖壯志,打算加入天龍國的創業行業,搞一番事業。但就如肥皂劇劇情一般,開創的事業一個接一個,通通沒成功。燒得不是自己當工程師的錢,而是老婆大人幫病人挖蛀牙的血汗錢。拜託?這哪門子道理?聽到我就一肚子火!一次創業不成功我理解,那就乖乖回去地當你的工程師,或是一邊上班一邊創業,等真的成功再跳槽我都可以接受。但這樣三番兩次畫大餅都失敗,還拿老婆的錢吃軟飯,像話嗎?(今天角色互換也一樣,就算妳嫁了一個金龜婿,打算創業搞投資、搞咖啡廳、搞代購甚麼的,做甚麼都失敗,老公會抓狂也是理所當然!)故事聽到這裡,我問我的牙醫助理,那有如女強人般的老闆應該擁有經濟的大權吧?既然經濟在握,創業這麼不成功,沒叫老公跪算盤,好歹也痛罵一番吧!
牙助小妹才悠悠地告訴我說,你錯了,醫生,老闆在她先生面前,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媳婦,唯唯諾諾的小女人。先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為了不傷害先生的自尊心和不讓他感到自卑,只要老公說一,老闆就不敢說二,對他言聽計從。先生要就乖乖掏錢出來,吭都不吭一聲。藍受香菇怎麼辦?只能找診所的助理小妹們靠么抱怨。
除了負擔先生鉅額的開銷之外,老闆也擔起一家子的生計,除了挑起她父母的生活費之外,老闆有個因染上毒癮,因為吸毒而導致腦部受損,必須繳付巨額醫療費用的姊姊,今年年初剛剛過世,但這些年來的費用也都是老闆一個人在扛。
剎那間,我終於理解為什麼老闆摳門摳到家,又是十足的工作狂。雖說她缺錢缺到要拿病人的牙齒來開刀,這點我非常不贊同,但我開始有一點點同情我老闆了。
原來,在那外表是女強人的背後,說穿了,其實也是一個為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並且面對感情孤注一擲的可憐女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