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爬進美國大峽谷(上)


“在大峽谷,亞利桑那州有著全世界無以倫比的天然奇景。" (美國小羅斯福總統)
來到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大峽谷,其實心中是五味陳雜的。這裡有著我童年裡太多的回憶。還記得小時候,只要來訪美國看親戚,必定會順道參訪大峽谷。冬天時被白雪覆蓋,夏季時熱到你只想待在冷氣房裡,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場景。童年的印象之中只記得峽谷很大,然後有著很多很可愛的小鹿在路旁。十幾年後重溫舊地,趁先生這次放一個星期的假,我們打算重新遊歷大峽谷,而且決定爬進大峽谷中,看峽谷裡的風光到底長甚麼樣子。
大峽谷赫赫有名,每年的世界奇觀、一生當中必去的景點、全世界最美的風景等等排行都是榜上有名,其浩瀚的程度連在外太空都能看的到。很多人來大峽谷,尤其是跟旅行團走的行程,通常就是在峽谷邊緣拍拍照就了事。不是說峽谷邊緣的景觀不好,但我真心建議各位,如果身體狀況許可,就算是短短一至兩英里也好,千萬千萬要進入大峽谷裡面走一趟。因為只有這樣,你才會徹底體驗大峽谷壯碩偉大的程度。(延伸閱讀:大峽谷全攻略
爬進大峽谷主要有兩條路線,一條是比較陡峭難爬但風景較多元的 South Kebab Trail,另外一條則是比較好爬,中途還提供更多休息站和廁所,可是風景比較單一的Bright Angel Trail。原本我們只想爬一條就好,但因為South Kebab實在太精彩,老公決定第二天再去挑戰Bright Angel Trail(下回再介紹)。想同時體驗的勇士們可以從一端,爬到在峽谷底端的Phantom Ranch露營過夜,再由另一端爬上來(據說Phantom Ranch預定要一年前,超級誇張)。我們因為露營道具都沒準備,所以就兩天分開爬。今天先介紹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景觀 South Kebab Trail給各位。
South Kebab Trail的起點可以從 Rim Trail上直接到達,又或者是搭乘免費的園內公車也可以。

開始迅速的向下攀爬。不同以往的登山經驗,先苦後甜,爬行大峽谷則是相反。每往下走的一個小時,則要給自己兩個小時的回程路。或許是因為這樣,爬大峽谷才會被定位為 Strenuous,困難程度頗高的一段路線。我那180公分高的ABC老公當比例尺,看的出來峽谷有多大了吧!

大峽谷的歷史悠久,每一部分的地質層都是日積月累地天然景觀。目前攀爬所看到最頂端的岩石層Kaibab,據說就有至少2.7億年的歷史。

下坡爬行其實不慢,但這坡度非常的陡,從入口的海拔7260英尺迅速往下降,一不小心都會滑倒(我就滑了幾次,小朋友不要學)。

這時候的我站在峽谷邊,我知道我們才剛開始爬行沒多久,但我已經感動到不行。真的是太壯觀了呀!!!

往下走一些,除了上層的Kaibab地質層,也可看到Palezoic 的岩層斷石。大峽谷中2/3的上層岩石都是此類岩石。好幾億年前其實這些岩石都在海底層,歷經多年的岩石擠壓和沖刷,才得以有今天的模樣。

大約爬半英里之後,來到第一個風景點Pistule Dome,這裡其實閉著眼睛拍,也都會是一張美景明信片。

左下方的紅岩石,就是今天攀爬的路線圍繞的點。沿路上會隨著高低的變化,看到不同層面的大峽谷。

繼續往前進,近距離接觸大峽谷長這樣。

這時的海拔高度又低了一些,左下方的步道就是我們攀爬的路線,同樣也有騾子在這裡載客前行。

和騾子共用走道的缺點是,隨時隨地都有騾子的糞便、蒼蠅、或是小便圍繞(騾子的米田共就沒拍給大家了,實在是擔心各位的食慾)。成為一股揮之不去的氣味,一不小心還會踩進泥沼中,真的是很特別的攀爬經歷。

大峽谷的低谷下面的岩層也截然不同(想要近距離看底下的岩層,請期待另一篇爬谷遊記Bright Angel Trail),低谷的岩層據說老到18億年前。因此一步一步往下走,等於是歷經千萬年的歲月沖刷的痕跡。

大峽谷的形成,不得不感謝克羅納多河(Colorado River),大約於五六百萬年前從洛磯山脈一直流至加州灣,經過多年泥土的沉澱和雨水沖刷,刻劃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大峽谷。而克羅納多河的水量也和今日不同,專家估計大約是今日流量的十倍多。

大約攀爬1.5英里後,來到第一個停駐點 Cedar’s Ridge,有著簡陋的洗手間,但不提供任何水源。

還記得大學時候學到一個騾子小知識–騾子是由馬和驢子交配所產生的後裔,但因為是不同品種的基因結合,染色體數目不一樣,所以騾子並沒有生育能力。

五月份的大峽谷其實登山客非常多,天氣和炙熱的暑假期間相比也溫和許多,可這裡的天氣就好比善變的女人,一下晴、一下陰、一下雨,非常的捉摸不定。

松鼠在大峽谷當中隨處可見,而且還會偷你的食物。我們在爬山時就看見一隻松鼠拿個大蘋果在啃時,所以吃東西時還得格外小心。

右方造型奇特的尖頂岩石,被地質學家Clarence Dutton以印度教的神明命名為Vishnu Temple, 隔壁的平頂則較Wotans Throne,是尖頂Vishnu的被風化前身,而這兩個地方也會被持續風化侵蝕,直至尖頂消失為止。

很多人到Cedar’s Creek 就準備轉回,畢竟來回大約三英哩,要花四個小時。但聽當地的朋友說,Cedar’s Creek再往下走1英里,會有很棒的觀景點,因此就決定咬著牙繼續前進。

這時來到剛剛從上俯瞰的紅色岩頂,果真沒錯,這裡的景觀美到虛幻不真實的感覺。

360度的景觀盡收眼底,和之前在大峽谷周圍所看到的景色截然不同。

兩邊都是美景,真的太令人感到震攝了,也難怪被國家地理雜誌評選為十大世界美景的第一名呀!

此時此刻,我除了讚嘆上帝的偉大傑作之外,真的無法想出其他的形容詞。宏偉碩大的峽谷是多麼壯觀,而我們人類又是何等渺小,又是何等幸運,能在如此美麗精緻的地球裡活著。再好的相機,也無法捕捉這美景的十分之一呀!

往回看,可以看到之前爬下來的入口,不知不覺就走了這麼多。此時天氣開始轉變,我們也準備踏上回程的路。

回程時剛好看到騾隊,由美麗的牛仔嚮導帶領,騾子走起來的確比人快多了,我和老公說好如果我們年紀大一些重回大峽谷,就租個騾子來騎騎,不要自己爬了。

這條South Kebab Trail,幾乎完全沒有樹蔭遮涼的地方,全都是曝曬的狀態,非常耗體力。因此水和乾糧得全部準備足夠。

感覺每一次的登山爬谷行,都讓我想到人生的道路。有順遂有逆境,有高山有低谷,但高山有它的壯碩,峽谷也有它的美麗。唯一不變的是,我看到造物主對這世界的愛與用心,用祂的雙手塑造出令人讚嘆的世界。

休息的時候,我和老公躺在硬梆梆的一個岩石上,就順手拍下了這天婆娑起舞的白雲。平時的我們忙於工作和日常瑣事,真的都忘記上一次好好的看藍天白雲是甚麼時候了。

回程的路途不但氣喘吁吁,還下了小雨。可沒多久又放晴,只能說這裡天氣變化真的太快。

之前入口的頂端,一步一步氣喘吁吁,但一面看著如此奢侈的景觀,只能說真的太值得了。

由於回程時海拔上升的太快,爬到出口時心臟還跳個不停。好在我們到達出口時下起了傾盆大雨,剛好可以搭著遊園公車回去。全程下來,我們大約來回爬了四英里,花了大約五小時的時間,爬到最後時滿頭大汗,臭汗淋漓,一點也不美麗或是浪漫,可是我們兩個卻甘之如飴,每一分每一秒都感到非常值得。只能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和絕世美景近距離接觸,唯一的代價,就是勇敢地爬進峽谷裡走一遭。

參考資料:http://travel.nationalgeographic.com/travel/top-10/vistas/,以及國家公園所給的地圖資料。
更多Dr. Phoebe 的文章在 http://drptraveling.blogspot.com
加入Dr. Phoebe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drptraveling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精選文章

帶著登機箱去歐洲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