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柏克萊表哥和學霸S姊


"一個男人若能找到一段真摯的友誼,則是一個快樂的男人。但是若真摯的友誼是在他妻子身上找到的話,那快樂則是加倍的。"(舒伯特)
在虎媽的家族那邊,和我同樣輩分的一共五個小孩,其中最會念書的,大概非柏克萊表哥莫屬。柏克萊表哥並非刻板印象中的書呆子,而是渾然天成,過目不忘,念書只花三四分精力就能科科滿分的那種。他大腦中似乎永遠有著內建的資訊檔,二十幾年前暑假時所發生的趣事在他描述起來都像是昨天剛發生那般的新鮮,大部分人注意不到的瑣碎小細節,在他描述起來卻是一清二楚,且通通到位。
表哥有著純正的柏克萊血統,一路從大學、碩士、念到博士、甚至博士後,都是在柏克萊校園度過,畢業後和朋友一起在矽谷創業。不同於許多工程師,除了寫程式修電腦之外其他一竅不通,表哥本身熱愛學習,有點像文藝復興人,從音樂文學到藝術,全都能聊。前幾年表哥熱中攝影,將攝影理論全都拜讀完畢,自己也買了相機來研究拍照。接著研究起茶道,學會日式泡茶煮茶的方式,來享受一杯好茶。後來表哥也開始對料理感興趣,在天龍國自己種酵母菌,自製天然的麵包。表哥的手藝極好,我就吃過他親手做的季節性南瓜湯、配上有嚼勁的麵包,甚至還稈起了麵團,做起蔥油餅。基本上,只要表哥想學的東西,沒有甚麼東西是難得倒他的。

但表哥卻是個極為低調,甚至有些害羞的人,為人謙和有禮,平日家族聚會中,是最安靜的那一個。偏偏我們這大家族是個極為吵雜熱鬧的家庭,每次吃飯的音調都是在轟隆轟隆的喧嘩聲中過去。坦白說,表哥的靜,在美國社會裡並不吃香。美國社會中追求自我表現、大方直白的展現自己,並且積極進取得和他人打交道。但表哥並不是這樣的人,反倒在一對一的環境下才能放鬆。有一回,表哥在我家泡茶時告訴我,很多人都認定不說、不講、不力求表現,就和不能幹、不行、不知道、甚至是不聰明畫上等號。表哥說他頗有感觸的一本書叫做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中譯版本是:"安靜,就是力量:內向者如何發揮積極的力量!",但我認為這個翻譯其實不太正確,如果按照原文翻,應該是"安靜:內向者在這不閉嘴的世界中所能發揮的力量"),裡面說到,許多內向者因為安靜而受到忽略,但他們不說,不代表沒有想法或感覺。表哥說到他有一次在撰寫一封文情並茂的感謝信後,令他的友人嘖嘖稱奇,訝異表哥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文筆,表哥靜靜地說,
"我告訴我朋友,你知道嗎?我也受過高等教育,我也會寫字,我也會用來表達情感。就因為我安靜,不代表我笨或沒感覺。"
除此之外,表哥喜愛小孩,能夠一下子就和所有小孩都打成一片。不論是各樣家事還是煮菜,全都難不倒他。修理馬桶、水電、或是家具全都自己來。我還記得我和C去拜訪表哥的時候,他家裡一塵不染,比我們家還要乾淨五十倍。C總愛問我,像表哥這樣條件的男人,為什麼還是找不到女朋友?
說起這個話題,就像是房間裡粉紅色的大象,看著望著知道就好,一直不斷地提起只會變成討厭又惹人厭的親戚。表哥不是沒有嘗試,有努力去追卻被其他人捷足先登的、有交往過程只把他當長輩的、有默默被發好人卡的,等等,最後結果都不了了之。直截了當拒絕的例子也不少,比如就聽說有人想介紹某個女醫師給表哥,表哥卻因為對醫師這職業感冒而直接拒絕。真的少部分嘗試交往的對象,我光是聽描述就皺眉頭,不成熟的不成熟、幼齒無腦的幼齒無腦。很多時候我總想著,為什麼表哥在各方面博大精深,卻在挑女生這件事情上心智跟小學生差不多?柏克萊或許教你如何當個電機博士,但是不是應該也開課,教你如何挑合適的女朋友?
可以確定的是,或許因為太在乎,這話題成為表哥心底最柔軟也最敏感的一塊。單身固然沒有不好,也沒說所有人都得結婚。但難就難在大家都知道表哥想成家,卻苦無結果。眼看著年紀越來越大,一年年過去,從二十幾等到三十幾,從偶爾親友間的關切到最後絕口不提,甚至許多人都直接放棄希望。至於虎媽和其他長輩,也只敢默默在背地裡禱告,希望上帝能預備合適的女生給表哥。就這樣,十年的匆匆歲月流逝,表哥即將四十。在大家都快要忘記在茶餘飯後時聊這話題時,我在前幾個月接到他的電話,表哥要帶女朋友回家給爸媽看,問女朋友可不可以借助我家。
我在手機的那頭,手機跟下巴真的差點一起掉下來。
在我問了名字,外加一些地毯式的搜索(對,我八卦,但是我的好奇心強烈到足以殺死三隻貓),才發現表哥交往的這女友和之前追求的對象們完全不同層級,是個學霸不說,而且還是哈佛醫學院的胸腔科醫生。
(眼鏡碎了一地的聲音)
整個家族像是沉浸在狂喜的喜悅裡面。明明求婚都還沒求,婚都還沒結,全家族就都動起來。我和C負責接待遠道而來的未來表嫂,表哥的媽媽阿姨直接約了髮型師,和未來媳婦見面之前先把頭髮燙好,小阿姨帶了兩隻心愛的寶貝狗,風塵僕僕地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來會見未來表嫂S姊。
"阿姨,人家女生第一次來我們家,就要見過諸親友,會不會把人家嚇跑?"在得知阿姨大費周章的安排時,我為這個未來表嫂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阿不會啦!反正遲早都是要見的呀!現在就順便見一見比較好啦!"阿姨沒說出口的是,”恁祖媽等這天等了十幾年,管他環肥燕瘦只要表哥喜歡,我都要召集諸親友來熱烈歡迎未來的兒媳婦!"
那頓飯,選在氣氛口感都有夠台的嚐來美食,阿姨叫了很多在地台灣菜,無論是菜圃蛋、五根腸旺、炒高麗菜、芝麻大餅等等,熱烈的接待S姊。
未來表嫂S姐帶了黑框眼鏡,穿的衣服不是俗不可耐的大名牌,卻看得出來都是精心挑過,有品味的女生(反之我則是穿個餵奶的大T恤在晃來晃去)。最吸引人的地方,大概是S姊的氣質和談吐。S是個從小在香港長大,後來中學時來美當小留學生,就在美國落地生根,一路念到UPenn醫學院,而後又到哈佛去當住院醫師和次專科,目前依然在哈佛旗下的醫院系統工作。但重點是,和S談話完全不會記得她是胸腔科醫師,她和我聊電影、聊衣服、聊藝術,聊和表哥相識的過程。言談之中落落大方,進退得宜,而且不給人有高高在上的壓力。
S姊說,到這個年紀,身邊不乏許多相親機會,不論是親朋好友,還是長輩同事,通通都想幫忙介紹對象。但即便有同樣信仰,許多男生在聽到S姊的赫赫學歷之後,紛紛都打起退堂鼓。而就算有那麼一兩個和她學經歷都相當的男生,卻也不見得來電,讓S姊覺得非常疲憊。S姊說,學歷只是她的一部分,卻不是她的全部。她只不過比別人更會念書一些,但那一切頭銜和高學歷的背後,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想要找一個平凡的男人牽手一輩子,找個人一起看電影、逛美術館、爬山等等。在累了一天回家之後,休息放鬆,聊聊五四三。這些願望看似微小,但在她身上執行起來,就是那麼的難。
四年前,有人作媒,想把S姊介紹給某一個據說品行優良的男生,但那男生似乎沒準備好,直接拒絕。一直到半年前,另外一組介紹人又提這男生的名字,
"他不是對醫生感冒嗎?"S姊這樣問介紹人,介紹人說,這個男生說自己願意一試。於是,一個在矽谷天龍國,一個在美國的雅典波士頓,兩人就開始用伊妹兒來寫信,展開遠距離交往。這其中,兩人也飛去對方的城市幾次。S姊身為香港人,動作迅速有效率,和凡事慢半拍的表哥搭起來剛剛好。S姊不太煮飯,卻愛吃美食,剛好表哥可以大展手藝來疼女朋友。兩個同樣是學霸等級的一對,卻都對文學藝術有感,在一起永遠有著說不完的話題。S姊住我家的那幾天,兩人一同去看美術館、去爬山、去吃台灣小吃。平日裡不太常笑的表哥,多了炙熱的笑容。
全家族的人在見過S之後,沒有一個不愛她,我偷偷的告訴C,怎麼辦?我覺得我是真心喜歡這個女生,我希望在S姊還沒反悔之前,表哥能夠在明天就把她娶進門!還好表哥沒讓我們等太久,一個月之後,表哥飛到波士頓去求婚,為S姊戴上最經典款式的鑽戒,套牢了她。
虎媽說,這將會是我們大家族最難能可貴的世紀婚禮。
E表姊說,這像是感恩節、聖誕節、農曆新年的喜悅全加在一起。
我說,這不只是節慶慶祝,而是瞎眼能看見、瘸腿能行走,小豬會飛、太陽要打西邊出來等級的神蹟。
表哥做事都慢半拍,包括在對於自身的緣分一樣,一段感情拖了四年之後才開始。這看似蹉跎的光陰,其實給了表哥和S姊更多沉澱的機會,也是在這四年中,表哥學烹飪學茶道,心態上調整許多,學習接受失敗更多。最後,蒙上帝眷顧,兩個都有虔誠信仰的基督徒前,最終決定牽手走一生。
很多人說錯過了就錯過了,但其實不然,很多時候,緣分該是你的就會是你的。四年之後,繞了大半個美國,最終,還是會回到你身邊來。也是在經過長時間等待,迎接對的緣分,才得以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祝福表哥和S姊。

更多美國旅行資訊請看DrP新書<在地人玩美西>,更多美國文化分析請看DrP新書<真正的美國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